Jackychen12003.com

电影 · 读懂人性 · 看遍人生

 

回首页

 

纪录片 迈克尔 艾普特作品 49未知天命/49岁起 49 Up(2005)(D9) 19.00元

 

纪录片 迈克尔 艾普特作品 49未知天命/49岁起 49 Up(2005)(D9)

单碟D9,总容量6.92G

特别收录:
Roger Ebert speaks with Michael Apted(29分/June 1,2006)
电影试映会&演员见面(11分)
电影原声OST音轨 19首

音频:英语2.0(224K)
字幕:中文简/繁体字幕
时长:135分
画面:16:9 & 4:3可变屏

导演 Director:
• 迈克尔•艾普特 Michael Apted
演员 Actor:
• Bruce Balden ....Himself (as Bruce)
• Jacqueline Bassett ....Herself (as Jackie)
• Symon Basterfield ....Himself (as Simon)
• Andrew Brackfield ....Himself (as Andrew)
• John Brisby ....Himself (as John)
• Suzanne Dewey ....Herself (as Suzy)
• Charles Furneaux ....Himself (archive footage) (as Charles)
• Nicholas Hitchon ....Himself (as Nick)
• Neil Hughes ....Himself (as Neil)
• Lynn Johnson ....Herself (as Lynn)
• Paul Kligerman ....Himself (as Paul)
• Susan Sullivan ....Herself (as Sue)
• Tony Walker ....Himself
• 迈克尔•艾普特 Michael Apted ....Narrator/Interviewer (voice) (uncredited)
• Peter Davies ....Himself (archive footage) (uncredited)
• Robert Hejny ....Himself - Student in plain white shirt (uncredited)
制作人 Produced by:
• 迈克尔•艾普特 Michael Apted ....producer
• Bill Jones ....executive producer
• Claire Lewis ....producer
摄影 Cinematography:
• George Jesse Turner
剪辑 Film Editing:
• Kim Horton

史无前例的记录49年的“真人秀”记录片系列

英国电影电视学院奖最佳真实纪录片/最佳真实系列提名

这是一部超级无聊的片子 但看完的人又疯狂的向别人推荐!!

本片是迈克尔•艾普特导演从42年前开始的记录片系列的第七部。迈克尔•艾普特在1964年时为英国BBC电视台拍摄一部纪录片“7 UP”(七岁起),片中访问了十二个在英国来自不同社会阶层的七岁小孩 ,其中包括来自孤儿院的孤儿及至上层社会的小孩,谈他们的生活和梦想。 此后,迈克尔•艾普特每七年回去重访那些长大了的小孩,直到今年他们四十九岁。本片综合了被访者7,14,21,28,35及42岁多年访问的精华...

记得当年草上飞
2010-03-26 01:56:44   来自: drunkpiano

  如果让我选一部印象最深刻的纪录片,我会说《49 Up》。如果问我为什么,我会说因为它充分说明了现实比任何虚构作品都要更残酷。

确切地说,这不是一部纪录片,而是一系列纪录片。1964年,英国导演Michael Apted开始追拍14个人。这14个人中,有号称自己平时只读《金融时报》的Andrew,有说她根本不想认识任何有色人种的Suzy,有想研究月亮是怎么回事的Nick,有说“女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她们总是心不在焉”的John……那一年,他们只有7岁。

此后,每隔7年,Apted就重访一次这批人,跟踪他们的少年、青年、中年,到2005年第七次跟拍时,他们都已经49岁。下一次追拍节目将在2012年播出,届时他们将56岁。

Apted最早决定拍这个纪录片时,初衷是批判英国社会凝固化的阶级:富人的孩子还是富人,穷人的孩子还是穷人。40多年拍下来,这一点的确大致得到确证:象Andrew、John这样的富人孩子基本上一直没有偏离精英“传送带”,从富人区中小学到牛津剑桥,再进入律师媒体之类精英行业;而象Simon、Jacky这样的底层孩子,从来没有、似乎也没有争取去突破头上的玻璃天花板,一路按部就班经历了辍学、早婚、多子、失业等底层命运。当然也有例外,Nick出生贫苦,但后来成了名校教授,可见命运的手掌里也有漏网之鱼。

但这个纪录片看下来,给人最大的冲击完全不是其政治内涵,而是——请允许我使用这个几乎成了陈词滥调的用语——生命的荒诞。片中的每一个人年少时,无论贫富,都意气风发充满幻想,都相信未来是圣诞老人藏在圣诞树下的那个礼物,会在打开的一刹那令人尖叫欢呼。

但是,圣诞老人始终没有出现。慢慢地,片中的男人开始挨个秃头,女人开始比赛发胖,关键是,他们的眼睛里再也没有了憧憬和幻想。梦想的浓雾散尽之后,裸露出来的是苍莽时间里有去无回的人。

有趣的是,这种微渺感在片中并不因阶层而异。精英阶层固然生活更舒适,但是社会对他们的期望值也更高,所以他们和梦想的相对距离,和底层与梦想的相对距离其实是一样的。Nick到35岁时沦为无家可归的人,在苏格兰荒凉的高原上游荡,镜头前的他明显表现出精神病症状,难以自控地晃动身体,低着头说:关键不是我喜欢干什么,而是我可能干什么。而精英出生的John,大约是这批人里最早慧的。早在14岁时就下定决心要从政,“取消工人罢工权,改用司法裁决”,当另一个孩子问他“那岂不是侵犯了工人的集会自由”时,他咄咄逼人地反驳:“你会把一个抢劫犯关进监狱称为侵犯了他的抢劫权吗?”后来他做了律师,但是始终没能如愿以偿地“进入议会”。40多岁时,他表情温和、脑袋半秃,微笑着说:我现在很喜欢园艺,要是以前你告诉我我会变得热衷花草,我肯定会觉得那是个笑话。

无家可归的Nick,和爱上园艺的John,一样让人心酸呢。

以前我写过一个网络小说《烟花》,讲的是一个“反高潮”的故事:从故事一开始女主人公就貌似会和某男配角发生一段轰轰烈烈的恋情,但是直到故事结束什么都没有发生。《49 Up》则是一个反高潮的纪录片,并以其反高潮的故事走向暴露着生活的本质。从1964年开始,观众就开始等待那些可爱的孩子会演绎精彩人生,等了40多年,终于等到14个天使慢慢变成了14个nobody。 阿甘的妈妈说:人生就象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下一颗尝到的是什么滋味。阿甘的妈妈其实也可以说:人生就像一盒口香糖,嚼着嚼着都一样没有了味道。

这样说又似乎不公平。放弃了政治抱负转而热衷园艺的John,在这个过程中变得更柔和;无家可归的Nick在42岁之后竟然成功跻身地方政治,变得更积极。 这样的人性成长也可说是收获?事实上到影片最后,这14个人绝大多数都变得比年轻时更可爱,在时光的雕刻下,凿去狂妄,磨出温润。说到底,谁都终将被扔回时间的海底,在那里与其它鱼虾贝壳一同聆听无边寂静,而在这之前,我们能指望的,大约只是心灵成长,祈祷生的优雅可以抚慰它的渺小。

2009-02-13 13:45:29   来自: 微风阁

   看这部纪录片,就象参加七年一届的同学会,看看大家不可逆转的成长经历。谁通过钻研成为大学老师,谁通过努力成为中产阶级,谁在破旧的社区里生养儿女,谁在慈善中寻找生活的意义,谁在自我否定中不断流浪……从孩子到少年,从少年到婚姻,从婚姻到孩子,又从孩子到孙辈……人生的轮回就这样真实地放在面前,当时的14个天真无邪的孩子,曾在游乐场里如此无忧无虑地疯玩着的,现在都在自己的轨道上努力生活,安心老去——而这些,又都放在英国社会高离婚率、高流动性的大背景下一一呈现,并且隐隐带着每个人生命中的缺憾和挣扎的痕迹。看着这片,仿佛眼睁睁看着时光流逝,心头无法不生隐隐发痛的悲悯之情,却又无法不继续把它看下去。

Up Series诞生于1964年,之后每七年拍摄一次,选取了14位主人公,49 Up是迄今为止系列纪录片的综合。导演Michael Apted自己出生于1941年,当这部纪录片在64年首拍时,他还只是个助手,而后来则成为核心导演。七年、又七年,一部部拍下来,他自己也在电影电视圈中不断积累着丰富的经验。作为英国左翼思想的知识分子代表,他从英国到美国,从电视到电影,不断探索表达着自己对政治、对伦理、对人生命运的思考。他不但成为知名导演(曾导《007:黑日危机》the world is not enough),而且在03年被选为美国导演工会的主席。就在这一部纪录片的拍摄过程中,导演也发现自己从开拍时试图映照英国阶级社会状况的政治动机,演变成一个命运的沉思者(一个“存在主义者”)。而激发这部影片灵感的耶稣会格言"Give me a child until he is seven and I will give you the man",和中国格言中的“三岁看小,七岁看老”,又是多么惊人的相似!

我看这部片子,正值自己经历了死亡和新生两个阶段,又重新开始努力攻读电影史的过程中。坐在第三世界转型中国的书斋里,怀着佛教情怀看这部片子,我看到政治,看到思想,看到因果,看到情感和自己,看到人的命运。电视选材所限,对人生无常表现的也许只是冰山一角,可是片子中每个人最真实的表露,和片子本身优秀的剪辑和构思,足够让我落泪好几次了。或许别的观众会有别的想法,但是我的冲动就是:把它推荐给我所有认识的人看。这部片子对于我,真的十分震撼。三年以前,我曾经想过作一个项目就是为那些临终的人们拍摄纪录片,采访他们所有的思想和感情经历,为他们编排一次完美的蒙太奇,但是三年过去了,这个梦想还没有实现。也许有一天,当我觉得自己实力足够的时候,我会来试一试。

(附注:据报道,受本片影响,一位名叫Sue Williams的女导演正在拍摄试图反映中国人生变化的纪录片Making It。该项目将于2020年结束。据说2008年奥运会之前该片已经播出一部分。不知能否看到,是什么角度。这一类跨越漫长时空的纪录片现在有个名称,叫“经度纪录片”longitudinal documentaries,也许真的如某些媒体所说,这种拍摄是对电影形式一种最高尚的运用。)

其它:

1、人生远比我们想象的残酷

看过之后我在想,我们对自己的人生历程究竟能决定多少呢?七岁看老,这说的似乎格外残酷。都说性格决定命运,但是什么决定性格呢?

每一个生命都是伟大的,但在整个社会中又显得极其渺小。无论做什么,无论怎么做,理想的标杆似乎永远也无法触及。大部分人最终都会回归平凡,在抗击生活挫折的道路上不断的败下阵来。

人生远比我们想象的残酷,自己是否做好准备,用伟大的生命证明自己的无比渺小?我不知道。人生就像巧克力(豆),永远不知道下一个颗是什么味道的。只能期望心灵的成长来抚慰现实的伤痛。

2、从另一方面来看,人生也确实十分平庸和封闭。就像里面多对夫妇不断强调那样,生活最后就变成了孩子工作家庭三点一线。而这些人,普通得跟几乎所有人一样,他们的幸福也只能建立在可能会令人窒息的这些东西上。有个小孩向往过上层生活,在她步入中年后,她回答导演,虽然她没能跻身上流,不过她感觉她过的生活也很像上层生活了。是啊,看,有车有房,周末旅游,在家庭聚会上大家举着酒杯走来走去,得体地微笑和谈话,这种精心策划的中产生活,谁能否认简直快要流溢出令人心情激动的高贵感了。

还有那个年轻时竟然落魄到流浪的精神紧张的男孩,在中年之后,竟然实现了有过的从政的心愿,虽然他的生活不过是靠低微的收入和一些救助补贴持续着,虽然他也知道他信教多年但是还没感到上帝在召唤他,虽然他也为他的单身感到遗憾,但是,他说起了一个故事,他躺着晒太阳的时候,一只美丽的蝴蝶停在他身边,这么短暂的生命,却如此无惧和快乐,挥动着的翅膀,展示着它的美丽,享受着阳光。是的,然后我们就看到镜头一切,他小时候穿着小白背心,活泼快乐地举动挥舞着双臂跑来跑去的样子。纪录片跟电影一样,难免矫情,人生也不例外。不过,如果一个老男人都可以这么不害羞地谈起一只蝴蝶,那么被矫情一下或自己也偷偷地矫情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里面的小孩,7岁的时候自然不知爱情为何物,少年的时候自然有充满幻想也有激烈反对爱情的,不过到了人生第4个7岁,他们都会渴望有个家庭,然后不管以前有过什么观点,几乎都有了几个孩子。然后也不管他们年轻时谈论堕入爱河时多么神奇,中年时大部分都离婚了。坚持下来的那些,双方都会承认相处不易,当然,你也想都想得到,导演会在他们互述种种危机、和对方令自己失望的地方的时候,穿插他们年轻时的互诉衷曲、和对方令自己着迷的地方。不过他们的第二段婚姻大都美满得很,多么充满希望的人生啊。

如果这片子在中国拍,估计导演都会乏味得要罢工了吧。小时候都是想当科学家的,长大后都没有当科学家的。而且在中国,怎么去拍一个普通劳动者,周末和全家到风景秀丽的乡下度假呢?怎么可以保证这些人,如果事业家庭样样乏味,还能拍一拍他们的体育园艺爱好、社区宗教活动之类呢?

干脆以后各国别比GDP了,记录自己国家的小孩的成长和生活,就真相大明了。

3、人生有许许多多看起来不够精彩的事情,可是人生终究不是电影,我们争取的不是一个痛哭流涕或慷慨激昂的高潮,而是许多年之后,可以平和地微笑着说:“我现在很幸福。”——这是很多人在四十九岁时找到的答案。

“日子不容易啊。”伦敦东区长大的Sue说。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容易,别人看来平淡无奇的生活,却都是人人自己竭心尽力经营所得。有过希望,有过失望,有过无穷的可能性,也有过不得不做的事。被动或主动,争取或放弃,无论多么简单的一小步,莫不是由我们的整个生命所完成。河水并不浅到轻而易举,也不深到艰难无望,偏是怎么形容也难以令人注目的不深不浅——可是,我们毕竟是从河中涉过去了。

4、Neil毫无疑问地是片中最受关注的人物。他的经历之曲折,几乎让人忘了他还不算太差的出身。有些事我们看来更像是咎由自取:从大学退学,和他后来无家可归,只身在苏格兰西部的荒野上游荡的惨境不无关系,只是作为观众的我们,无从也无权知道那七年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28岁时,他在镜头前无法掩饰的不安与燥郁和背后苏格兰的高地风景形成了最诡异的组合,他摇晃着身体,眼神游移而惊恐。他说,我正在慢慢习惯这一切。关于未来和理想,他说,问题不是我想做什么,而是我能做什么。他低着头,语气里是哽咽的悲怆。他的惊惧让每个人都几乎动容,人人都曾在某个时期活得像个loser,他帮我们将那些刻意掩盖的不堪和无助无限放大,那些耻辱无处可逃。

后来一切都回到了轨道,笼统地说。他参与了地方政治,日常生活平淡忙碌。49岁的他已经可以安静地看着镜头说话,沧桑于他仿佛光环。我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他微笑着说。

有人说Neil给他的共鸣最强,相信很多人都有同感,尤其是在某个彷徨挣扎的时期,想改变自己却茫然无措,想逃避现实却惊觉已经被生活逼到了墙角,再也无路可退。于是我们都会或多或少地放下最后的骄傲与尊严,和Neil 一起,至少是在隐喻意义上,在寒冷的荒野上四处游荡,明明迷茫痛苦得欲哭无泪,却还一直在麻醉自己说,嗯,这也许是我最适合的生活。

Nick是我的personal favourite。他从那个农夫之家走了出来。他上了大学,毕业之后去美国潜心于研究工作。多年后回到英国,在大学里教授基础物理课。他在上课时的表情我再熟悉不过,那是所有大学老师共有的神情: 对知识的崇拜和热爱,和因想取悦学生而显得有些不自然的谦卑和风趣。他离了婚,对此他不愿多提。后来在大学里结识了现在的妻子,生活充实而满足。

如果把Nick的人生轨迹赋予某种象征意义,他确实代表着成功改变了命运的"凤凰男"们,彻底挣脱了家庭和阶级的枷锁。至少从他的两个兄弟复杂的眼神中我们可以感受到艳羡和一点故作的不在乎。但是从他自己的角度看,他并没有因此而变得骄傲。采访中,他的眼神始终平和,表情和语气也是淡淡的。他微笑着叙述他的工作和生活,按部就班,平淡到没有悬念,甚至有些乏味。但是最终只有他做到了。在所有当年出身贫寒的孩子们中,只有他逃脱了"阶级混凝土"的诅咒,做着一份体面的工作,而且他热爱着它。

我欣赏Nick,不仅是他是奋斗成功者,更多的是他的平常心。从本质上说,他的人生观是谦卑的,随遇而安的。他不像Neil,对自我的要求高到不留后路,以至于在被牛津拒绝后从大学退学,几乎使整个人生陷入疯狂。而他又是有理想的。他有自信,从潜意识里并不甘于家庭的社会背景,不甘于机场保安或在物流公司开拖车的未来。他选择了奋斗,但是他选择的是一条最安全的路。他可以选择回报更好的行业,比如法律,管理之类,但是他没有。深究下去,也许仍然和他的家庭背景有关。他的出身决定了在某些行业的局限性,在某些需要广泛人脉和背景的领域,他能取得成就的可能性并不大。

我只是在怀着最大的恶意揣测他的想法。对于一个完全没有相关背景的人而言,事实是,在学术研究中取得一定成就的可能性确实比在其他领域来得高。不会成为百万富翁,但至少可以保证衣食无忧。这听起来丝毫不高尚,更多的是没有感情的利害分析和妥协。

在看Neil的时候我看到了一部分自己。未来看起来很美好,但如果把环境,性格等等因素都考虑进去的话,真正走得通的路只有那么几条,剩下的选择对我来说更像是海市蜃楼。这是我经过几年的思考和挣扎得出的结论,sad but true.你也可以说这其实不算太糟。

5、因为命运之手是如此强大,我们才对那些能战胜自己,认真生活,微笑面对命运的人充满敬意。

6、因为真实,所以枯燥。当看到生命的本质只是平淡,梦想的本质只是虚妄之后,真不知道该不该放弃梦想,做一个现实到不能再现实的人。

7、一个人的受教育程度,多数决定过了一个人的生活质量。因为受教育程度越高,贫穷的可能性越远。

有目标,按部就班,生活不会差到哪里去。

等到自己心智成熟时再结婚,婚姻的稳定性要高很多。

一个人要有一个贯穿一生的职业,否则只能换零工做苦力一辈子,这是很不幸的。这不仅影响到自己的生活质量,还会影响婚姻和下一代。事业需要有恒久性。事业和职业才是决定一个人一生阶层的关键,因为学业是为了给事业打基础,而事业很大程度上影响婚姻。

8、曾经在那里看到说,有所为,有所爱,有所希望的生活就是理想的生活,仔细一琢磨也真是这么回事。

9、Michael Apted,该片曾经的助手,现在的核心导演,在这样一个电影高度商业化的背景下,仍然能够坚持拍摄恐怕无法挤进票房排行榜的影片,这本身就足够让人感动了。

10、即便我们都隐隐中预感着生活的跌宕起伏,对“高低”定义的瞬息万变,但是我们,一代又一代,却又纵使揣着明白装糊涂,对前途抱着无限的幻想。仿佛我,就是一个独特的我,我不是其他人,我是有着特异的技能和思想,会有着不同的前途。

这种“独特感”又是多么的不堪一击。很多的时候,我们可以轻易的,比如看看身边的成人长者,甚至自己的父母,就可以感叹:我们那里有什么不一样,天地万物之逆旅,光阴百代之过客。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这不是什么看破红尘,所谓人生即是这样。

11、得到的都是侥幸,失去的都是人生。

12、大部分人都是活得不太快乐,或者经历过很长一段忧郁的时期,大部分到了老年之后知天命会活得比较快乐,而剩下的那部分在隐藏自己的不快乐。

13、本来想要探究阶级壁垒,结果毫不意外的触及了人生,时间是命运最好的代言人。

14、富有的人最后总是活得更开心点,起码看起来是的。

15、我也喜欢neil,古怪、不成功但是自省。

16、大多數時候我們都生活在平靜的絕望中,卻渾然不覺。。。

 

碟 片 说 明

联 系 方 式

回首页

微信|摆渡人 二维码

微信|支付二维码

支付宝|支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