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ychen12003.com

电影 · 读懂人性 · 看遍人生

 

回首页

 

杨德昌作品 张震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A Brighter Summer Day(1991)(D9 胶片未修复) 18.00元

杨德昌作品 张震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A Brighter Summer Day(1991)(3碟D9 数码修复) 54.00元

杨德昌作品 张震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A Brighter Summer Day(1991)(蓝光 BD25-SJ 2碟 CC数码修复) 45.00元

 

杨德昌作品 张震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A Brighter Summer Day(1991)(D9 胶片未修复)

特别收录:电影原声OST 12首 (店主推荐,歌曲与音乐好听且音质佳!)

音频:国语(台湾)
字幕:中文简繁体字幕、英文字幕(同显/视频嵌入)

杨德昌作品 张震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A Brighter Summer Day(1991)(3碟D9 数码修复)

DISC 1,正片,单碟D9,总容量7.94G

特别收录:

采访 张震(19分)
电影原声OST 12首

音频:国语(384K)、国语PCM(768K)、英语评论(192K)
字幕:中文简/繁体字幕、英文字幕
时长:117分
画面:16:9 & 4:3可变屏

DISC 2,正片,单碟D9,总容量7.84G

特别收录:

舞台剧《可能的后果》(1992.3.20 初演)(45分)

音频:国语(384K)、国语PCM(768K)、英语评论(192K)
字幕:中文简/繁体字幕、英文字幕
时长:119分
画面:16:9 & 4:3可变屏

DISC 3,花絮,单碟D9,总容量6.17G

纪录片《我们的时代 我们的故事》(关于台湾新电影)(113分)

杨德昌作品 张震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A Brighter Summer Day(1991)(蓝光 BD25-SJ 2碟 CC数码修复)

DISC 1,正片,Blu-ray Disc,单碟蓝光,总容量22.20G

音频:国语PCM(2304K)、英语评论(192K)
字幕:中文简/繁体字幕、英文字幕
时长:236分

DISC 2,花絮,Blu-ray Disc,单碟蓝光,总容量20.70G

特别收录:

纪录片《我们的时代 我们的故事》(关于台湾新电影)(113分)
采访 张震(19分)
舞台剧《可能的后果》(1992.3.20 初演)(45分)

导演 Director:
• 杨德昌 Edward Yang

编剧 Writer:
• 赖铭堂 Lai Mingtang
• 杨德昌 Edward Yang
• 杨顺清 Alex Yang
• 鸿鸿 Hung Hung
演员 Actor:
• 张震 Zhen Zhang ....小四儿(张震) Xiao Si'r (Zhang Zhen) (as Zhen Zhang)
• 杨静怡 Lisa Yang ....小明 Ming (Liu Zhiming)
• 张国柱 Guozhu Zhang ....父亲 Father
• 金燕玲 Elaine Jin ....母亲(金老师) Mother
• 王琄 Wang Juan ....大姐 Eldest Sister
• 张翰 Zhang Han ....老二 Elder Brother
• 姜秀琼 Jiang Xiuqiong ....二姐(张琼) Middle Sister
• 赖梵耘 Lai Fanyun ....小妹 Youngest Sister
• 王启赞 Wong Chi Zan ....小猫王(王茂) Cat (Wang Mao) (as Wang Qizan)
• 柯宇纶 Yue-Lin Ko ....飞机 Airplane (Ji Fei) (as Ke Yulun)
• 谭志刚 Tan Zhigang ....小马 Ma
• 张明新 Zhang Mingxin ....三角裤 Underpants (Mingxin)
• 戎俊龙 Rong Junlong ....肉弹 Sex Bomb (Zhang Bowen)
• 周慧国 Zhou Huiguo ....小虎 Tiger (Xiao Hu)
• 刘清琪 Liu Qingqi ....小虎帮众 Hefty (Da Ge)
• 何青祥 He Qingxiang ....毛兽 Animal (Mao Shou)
• 蔡昌达 Cai Changda ....小虎帮众 Tiger's Buddy
• 李忠明 Li Zhongming ....小虎帮众 Tiger's Buddy
• 唐晓翠 Tang Xiaocui ....小翠 Jade (Xiao Cui)
• 江明颖 Jiang Mingying ....颖颖 Jade's Girlfriend
• 林鸿铭 Lin Hongming ....哈尼 Honey
• 王宗正 Wang Zongzheng ....二条 Deuce
• 陈宏宇 Chen Hongyu ....滑头 Sly (Huatou)
• 杨天祥 Yang Tianxiang ....蚯蚓 Worm (Qiuying)
• 廖小维 Liao Xiaowei ....小公园太保 Gang Member
• 林正菁 Lin Zhengjing ....小公园太保 Gang Member
• 李明勋 Li Mingxun ....小公园太保 Gang Member
• 陈泰松 Chen Taisong ....小公园太保 Gang Member
• 李明哲 Li Mingzhe ....二一七太保 Gang Member
• 林煜成 Lin Yucheng ....二一七太保 Gang Member
• 钟宜成 Zhong Yicheng ....二一七太保 Gang Member
• 何家贤 He Jiaxian ....二一七太保 Gang Member
• 郑康年 Zheng Kangnian ....万华市场帮众 Gang Member
• 徐贤良 Xu Xianliang ....万华市场帮众 Gang Member
• 汤志坚 Tang Zhijian ....万华市场帮众 Gang Member
• 曾千虹 Zeng Qianhong ....万华市场帮众 Gang Member
• 曹子文 Cao Ziwen ....吉他 Guitarist
• 刘名振 Liu Mingzhen ....贝斯 Bass-player
• 张逸群 Zhang Yiqun ....鼓手 Drummer
• 杨顺清 Alex Yang ....山东 Shandong
• 王维明 Wang Weiming ....卡五 Ka Wu
• 程健雄 Cheng Jianxiong ....乌八 Wu Ba
• 王也民 Wang Yeming ....光头 Baldie (Guangtou)
• 曲德海 Qu Dehai ....西部 Cowboy (Xibu)
• 石沛民 Shi Peimin ....二一七太保 Kid Brother (Xiao Di)
• 刘亮佐 Liu Liangzuo ....嘴子 Mouth
• 沈杭 Shen Hang ....叶子 Threads (Yezi)
• 傅仰晔 Fu Yangye ....颗星 Cushion (Kexing)
• 李清富 Li Qingfu ....师爷 Headmaster (Shiye)
• 陈以文 Yiwen Chen ....马车 Horsecart (Mache)
• 林仁杰 Lin Renjie ....文旦 Grapefruit (Wendan)
• 郑源成 Zheng Yuancheng ....吗啡 Morphine (Mafei)
• 蔡奕钦 Cai Yiqing ....两光 Headlights (Liangguang)
• 冯国强 Guoqiang Feng ....Piggy
• 殷玉龙 Yin Yulong ....Diaper
• 徐明 Ming Xu ....Wang
• 林丽卿 Lin Liqing ....七舅妈 7th Uncle's Wife
• 萧艾 Xiao Ai ....冰店老板娘 Ice-cream Parlour Lady
• 陈湘琪 Xiangqi Chen ....Little Doctor's fiancé (as Xiangqi Chen)
• 侯德健 Hou De Jian ....The Detective (as Hou Dejian)
• 吴庄 Zhuang Wu ....Officer
• 杨立平 Liping Yang ....植物园中的情侣 Lover in Park
• 倪淑君 Suk Kwan Ni ....小神经 Crazy (Shenjing)
• 袁凌 Ling Yuan ....钢琴 Keyboards
• 金士杰 Shijie Jin ....小明七舅 Ming's 7th Uncle
• 鸿鸿 Hung Hung ....Chinese Studies Teacher
• 张盈真 Ying-Chan Chang ....小明母亲 Ming's Mother
• Cai Qin ....Wang's Wife
• Zhuo Ming ....Uncle Fat (Grocer)
• Zhang Wenyan ....Uncle Fat's Wife
• Xiao Lianlian ....Uncle Fat's Daughter
• 唐如韫 Ru-Yun Tang ....Mrs. Xia (as Ruyun Tang)
• Lu Qiuyun ....Mrs. Fang
• Duan Zhongqi ....Mr. Chen
• Cao Jinling ....Mrs. Chen
• Xiao Zhiwen ....Ma's Mother
• Chen Liangyue ....Chauffeur
• Chen Lihua ....Reverend Chen
• Zhang Kezhong ....Juan's Boyfriend
• Lu Deming ....Airplane's Father
• Huang Shujuan ....Girl Vendor
• Shen Hongshen ....Dean of Conduct
• Meng Qiliang ....Assistant Dean of Conduct
• Ma Tingni ....Mathematics Teacher
• Hu Xiangping ....Military Advisor
• Sun Baogui ....Librarian
• Jiang Weihua ....Librarian
• Shi Mingyang ....Doctor
• Chen Limei ....Clinic Nurse
• Lai Denan ....Doctor's Father
• Anna 'Ruping' Lin ....Hospital Nurse (as Ruping Lin)
• Danny Dunn ....The Film Director
• Shi Mingyu ....The Temperamental Star
• Lin Hengzheng ....The Male Lead
• Shi Yihua ....The Assistant Director
• Shu Guozhi ....The Cameraman
• Guo Changru ....The Key Grip
• Gao Miaohui ....The Producer
• Liu Changhao ....Juvenile Division Officer
• Xie Hongjun ....Juvenile Division Cop
• Duan Zhongzhang ....Juvenile Division Cop
• Zuyun Lang ....Policewoman
• Xiangju Tang ....Policeman
• Laifu Chen ....Policeman
• Minnan Li ....Workman
• Yu Weiyan Yang ....Interrogator
• Daonan Wang ....Interrogator
• Leqing Wu ....Officer
• Zhiqiang Li ....Prisoner (as Ziqiang Li)
• Huiling Zhou ....Lover in Park
• 王耿瑜 Gengyu Wang
• 张翰 Han Zhang
制作人 Produced by:
• 詹宏志 Zhan Hongzhi ....executive producer
• Yu Weiyan Yang ....producer (as Yu Weiyan)
• Sui Je Cheng ....supervising producer
• Feng-Chyt Jiang ....supervising producer
摄影 Cinematography:
• 李龙禹 Lee Lung-Yue
• 张惠恭 Chang Hui-kung
• 阎崇圣 Chongsheng Yan
剪辑 Film Editing:
• 陈博文 Bo-Wen Chen
艺术指导 Production Designer:
• Yu Weiyan Yang ....Interrogator

幕后制作

青春残酷物语

自“台湾新电影”始,一些年轻的创作者可说是用影像注解了台湾,侯孝贤的《悲情城市》如此,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亦然。前者以一个家族的兴衰,敦厚舒缓地刻画出台湾人历史宿命的悲哀;而后者则是借由一件社会案件,精确冷静地呈现出苍白压抑的上世纪60年代的台湾。杨德昌从个人经验的角度创造了一个真实的时代,人人得以回到从前,并且深刻地咀嚼“光阴”和“记忆”的味道,而《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作为失败成长的祭礼,正是献给难以忘怀的残酷青春。

早岁孤寂感影响其电影观念

杨德昌生于1947年的上海,一岁多随父母到台。杨德昌经常提到他父母亲这一代外省人皆因战乱而离开家乡,毫无祖产,杨德昌认为他们“都有非常独立的性格”。

杨德昌认为他们是“中国传统社会中非常特殊的一代。”其实不单只历经战乱,性格独立,更重要的是这些来台的家庭,“基本上是没有亲戚,完全没有中国人最严密的组织,所以跟社会的关系一直很独立,没有中国传统社会那些结构,当然也没有那种束缚;所以我现在和别人交往,基本上保持着一种很简单的关系;譬如应对,我到现在还是没办法很熟练地和长辈应对;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因为家庭组织太简单。”杨德昌的电影对于现代社会的疏离经验,或许与其简单得近乎孤寂的早岁人际关系有较大关系。

电影经验源自漫画经验

杨德昌最初的电影经验和灵感应该源自漫画经验。他曾表示“电影永远是最花钱的,漫画就省多了,打球是和呼吸空气一样免费。当时老师、父母总以为这是些打发时间的消遣,我到今天还是不能赞同这种看法,因为,这和打麻将之类的消遣最不同的是,这些行为里永远都存在着一个梦、一种向往,一种对另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存在的信心。”这段话印证于《指望》或《牯岭街》的少年们,落寞与不被了解的私隐世界,夹杂着对某些嗜好的钟情、入迷,有着同样的单纯梦想存在。他表示自己在后来创作漫画时,“觉得对故事感动的地方都跟以前不一样了,会以比较悲剧的角度去做,生活上碰到一些比较想不通的事情,会倾向于感伤,都是些较不公开的感情。”

用电影凭吊青春

杨德昌坚信“年轻是一种品质,而不是数量,一旦拥有就不会失去”。“小四”的故事根据杨德昌学生时代的校友茅武的真实事件改编,茅武是建国中学夜间部初二的学生,因女友拒绝他,在1961年6月15日晚上与女友来到牯岭街谈判,谈判不成,他将她连刺七刀,致使女友当场毙命。事件发生后,轰动台湾,报刊以“不良少年行凶情杀”来概括这件事件。

与茅武同校的杨德昌对这一概括“耿耿于怀”,多年后当他以《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凭吊”那起案件时表示:“对我来讲最有趣的反而不是茅武的生平或他为什么杀人,而是那个环境很可能发生这种事,我的出发点基本上还是那段时间,它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讲非常重要。我们这一代在那个时候念初中,命中注定到现在就是社会中流砥柱,五十年的环境也许会增强你的个性,也许会削弱你的志气,那个年代有很多线索可以让我们看清楚现在这个时代,这是我做这个片子的最大动力。”在杨德昌看来1960年代的台湾是一个“奇异”的时候,也是一个“一直被刻意忽略的时代”(引自该片宣传资料),所以杀人事件不单是孤立的暴力案例,而成为集体的悲剧了。

以虔诚心支撑巨片拍摄

从之前的《海滩的一天》(1983)、《青梅竹马》(1985)、《恐怖分子》(1986)“现代都会三部曲”到《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1991)杨德昌停了五年的时间,对于《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这样切身的素材,杨德昌有一层特殊的慎重,影片中烙印着比以前作品更复杂的情感关系,全片92个需要修改、重建的场景,片中定妆的演员有90人,资金预算从1300万扩充到2700万。

在杨德昌的创作生涯中,鲜有如此庞大的制作架构,尤其是对年代写实性的努力加工,应该说没有创作者们自身的成长经验以及虔诚的感情是无法完成的。

影片拍竣后参展28届台湾“金马奖”,《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力克当年香港的两部同样优秀的影片《阮玲玉》和《阿飞正传》脱颖而出,夺走最佳影片大奖。

电影台词:

“你连真的假的都分不清楚,你还拍什么电影?”

“打KISS,泡MISS”

“三角裤,三角裤,省钱又省布,破了还可以当抹布”

“你的脸不遮着点能看吗?”

“中文是洋文比不上的,洋文就26个字母兜来兜去”

“我在台南看过很多武侠小说,唯一还记得的就是《战争与和平》”

“你知不知道人生真的好孤独啊?”

“你和其他人一样,对我好只是为了交换我对你的感情”

女孩小明被杀前说的:“我就和这个世界一样,这个世界是不会改变的”

父亲因为对学校训导处官僚行为的发火,使学校对其儿子(四儿)的记过处罚变得无可挽回,为此父亲向儿子道歉:“是我不对,刚才我太冲动了,这是我的老毛病了。”儿子不以为然,说是他们活该。父亲说:“记过就记过吧。如果一个人要为他没犯的错而道歉讨好的话,那这种人什么做不出来呀。”儿子说:“可是这种事我觉得太多了。”父亲:“所以啦,读那么多书,就是要找出做人做事的道理。如果到头来还不能很勇敢的相信它的话,那做人还有什么意思啊!”最后父亲说了一句鼓舞人心的话:“你要相信,你的未来是可以由你自己的努力来决定的。”

跟日本人打了八年仗,现在住日本房子,听日本歌。

其它:

1、故事与背景

如果单纯地评价一件事情,我们会很容易得出结论;但如果结合背景的话,故事往往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类似于“少年杀人事件”的新闻在都市类报纸的社会版中比比皆是,只是人们往往只关注事情本身而忽略了它的背后。如果对每个类似的新闻事件都做一番剖析,就很容易得出不同版本的“少年杀人事件”。在媒体的报道中,“马加爵案”如此,“杨佳袭警案”如此,借鉴了该片叙事手法的《少年杀母事件》也是如此。

任何一个事件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在一个看似极端的故事背后,必然有着复杂的个人、家庭、社会,甚至历史因素。相比各种微小的诱因,一个清晰的时代背景显得更加重要。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发生在上个世纪60年代,那时,大陆正在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台湾则处在国民党的窒息统治中,但那时的台湾已经有了开放之风。“小猫”只是一个够不着话筒的小孩,却因对猫王歌曲的精彩演绎而在酒吧里小有名气,足见“舶来品”的受欢迎程度。

社会开放,对物质与虚荣的追逐也随之而来。“小四”最经常去的地方,除了家和学校,就是小猫驻场的酒吧,酒吧是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场所,不但没有对青少年说不,反而千方百计吸引他们消费。即便是学校,也已变成一个依附权贵、师德沦丧的地方,在电影中,老师的形象是很模糊的,除了对学生的训斥与辱骂,他们没有任何为人师表的表现,而校长更是冷漠、自私、蛮不讲理。与之相对应的是,恪守着传统道德标准的父亲,生活和事业却屡屡受挫,不仅被政治运动牵连,也被朋友出卖。

在这些并不宏大的时代背景的背后,还有更深层的社会和历史因素。大陆移民与台湾原住民的隔阂、阴晴不定的政治环境、帮派斗争的雏形,等等,在杨德昌的长镜头下可见一斑。

放在这些背景下,“小四杀人”的动机似乎就不难理解了。尽管作为一名少年,小四还无法对外界的种种拥有一个清晰的意识,但这种现实对一颗脆弱心灵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在如此解剖这个事件时,小四的形象慢慢鲜活起来,他不再是新闻报道中冷酷无情的杀人犯,而是一个被社会摧残的悲剧少年。

更重要的是,杨德昌为小四的形象注入了浓厚的知识分子情怀。在看到那篇短小的新闻时,杨德昌也许并不了解主人翁的成长经历。但在编剧时,他必须对故事进行充实。因此,在杨德昌的笔下,小四有了一个籍贯广东的知识分子父亲,有了一个哥哥、两个姐姐和一个妹妹,有了一群讲义气却无法交心的“哥们”,有了敏感沉默的性格。我更愿意相信这段经历取材于杨德昌本人,不仅因为自身的经历可以使故事显得更真实,还因为,小四若有所思的神态使他很像一个“思想者”,而在杨德昌善于摆弄的长镜头中,处处都是对生活的观察与思考。

把一则微不足道的新闻改编成一部教科书般的现实主义影片,可见杨德昌的深厚功力。其实,杨德昌并没有对故事本身做太多改变,而是花了大量笔墨让故事的背景变得清晰。因此,当我再回味这部长达四小时的电影时,感到的是厚重而不是冗长。这也为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视角:不要孤立地看待一件事情,放在它原来的背景下,故事的面目就会有很大不同。

在很多新闻作品中,都可以看到类似的借鉴。记者们更倾向于通过小说的笔法挖掘主人公的成长经历和性格来源,以使文章更加生动。尽管这种方式还存在争议,但毫无疑问的是,读者很喜欢。

我曾经认为,在新闻写作中,任何一个独立的事件都可以用不超过3000字的篇幅讲清楚。但现在开始觉得,3000字所承载的内容是很有限的,要真正还原一个新闻事件的本来面目,甚至用一篇小说都不为过。然而,新闻报道的特点决定了它往往无法花费大量笔墨去渲染背景,而只能描述事件本身。

相应地,读者似乎也麻木到只会从单薄的新闻报道中寻找故事离奇而庸俗的一面,而不是关注它背后的现实。从某种意义上说,记者和读者构成的大众漠视了新闻故事的主角,就像电影中被漠视的小四一样。

儒者杨德昌

我的本意是想说“杨德昌更懂中国人”,因为他的叙事背景通常是东方文化。在东方文化的背景下,杨德昌把中国人的孤独、不安、冷漠甚至尔虞我诈表现得如此自然,这一点让我惊讶。更让人惊讶的是,这种描述竟然由一个台湾导演来完成,而不是大陆导演。

是杨德昌更懂中国人和中国文化吗?不尽然。大陆的文化传统显然比台湾更加深厚,相比同时期的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等受过正统文化教育的大陆“第五代”导演,杨德昌不见得更懂中国文化,况且他还有多年留学美国的背景。

但也许正是这段“留洋”的经历,使得他更了解东西方文化的差异,进而可以从更新的角度看待中国人和中国文化。这显然影响到了他的叙述方式。

杨德昌喜欢把镜头架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冷冷地窥视人们的生活,镜头里,人的动作和表情如此自然,仿佛不是在表演而是生活。这种类似于纪录片的表现方式容易让人觉得乏味,但仔细看时却又意味深远。《一一》中,敏敏对昏迷的婆婆叙说每天发生的事情,但很快,她就无法接受生活中表面忙碌下的空虚,“我怎么这么少?我为什么会这么少?”敏敏哭着反问自己的镜头成为影片最具冲击力的画面之一。那么,当我们也每天反省自己的生活时,会不会一样被这种空虚打击得泪流满面?这是杨德昌不动声色的质问。

杨德昌像旁观者一样叙述每一个故事,他讲得完整而细致,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因此你可以做出不同的解读。

也许是受国产电影的太多影响,我更习惯于在电影中得到一个完整的故事,获得一个明确的道理,并拥有和其他人相同的观影体验。因为大陆导演更倾向于把情感投射到主角身上,并围绕他构建故事,这种故事的主线往往很清晰,观众也很容易揣摩出导演的意思。因此,当我第一次看杨德昌的电影时,对这种“散”、“慢”的叙述方式颇不习惯,在观看《一一》时尤其如此。在这部被称为台湾最好的电影中,我试图揣摩出杨德昌到底要说什么。最后却发现他什么都想说又似乎什么也没说,他只是把生活的片段剪切后又重新拼接起来,组成不同的形状,让你自己去想。

其实,所谓的“好电影”只是一种感觉而已。如果非要说出个一二,反而失去了那种韵味。但在电影中,导演的影子清晰可见。在我看来,导演对电影的驾驭应该体现在故事的维护而不是干涉,如果故事中有太多的巧合和偶然,让你“看到开头就能想到结尾”,那必然不是一部好电影。一个好导演的作用应该像一个优秀的足球裁判一样,维持比赛的流畅与精彩,让观众欣赏比赛而不是讨论自己。

杨德昌个优秀的讲述者,但并不是一个彻底的“局外人”,他将自己的某些特质投射到电影人物身上,从而完成与电影的互动。在《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中的小四、《麻将》中的伦伦、《独立时代》中的小明和《一一》中的简南俊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个儒者的影子。这就是杨德昌。

2、我想说的是杨德昌的这部巨作时长四小时,把民国50年(1961)乃至1949年以后的台湾万象事无巨细的展现在观众面前,这绝对可以称的上一部社会学巨作。有遗憾的地方就是电影本身而言线索太多,想表达的东西太多太繁杂,没有一定的历史观和政治敏感观众都不知道从什么角度去理解这部电影。让电影的观赏性打了折扣。所以杨德昌后期的电影叙事的主题就相对精简了,《麻将》《一一》拍出后在国际屡获大奖了。

电影中民国50年父亲那一代人:

父亲有一个貌似最好的同学兼朋友“汪狗”,他们两家人见面的时候说上海话,玩斯诺克桌球,旗袍、名表、手饰样样不能少,他们是来台的上海人、权贵阶层、富有精英阶层。民国50年就是他们掌握了台湾的话语权。

父亲的性格耿直、有理想,表面上是上海人实际却是广东人。父亲这样的人会不会是暗指来到台湾那些信仰三民主义追随孙中山有理想的一代人?因为孙中山也是广东人。但这种人在当时的台湾是不能够得到重用的,反而是“汪狗”之流混的风声水起。“汪狗”的名字很有意思,我猜想会不会暗指国民党中的另一派,或者是隐含有汪精卫之流的意思呢?投降派?见风使舵?汪伪政府的遗留?小人?

和父亲同代的还有让父亲愤慨的学校教导主任之流,他们代表了当时的台湾普通公务员阶层。就像父亲说的一样,这些人从来不会去教学生们什么真善美,只会强调纪律、规则,管理好学生不出事情是第一要务。还有在电影的背景中无处不在的装甲车戒严、部队军事演习、在背景画面中晃动的军人和警察,这都印证了电影里台湾无奈的社会环境,这就是民国50年的台湾社会。

不得不提的是电影中经常提到父亲的“夏老师”,父亲年轻时刚到上海时有了“夏老师”这个后台才在上海混的不错,可惜夏老师留在了上海。那么夏老师代表的是谁?这是个疑问。父亲在片中被当局政审就差一点因为“夏老师”而小命不保。那么夏老师到底是留在大陆的民主人士?或者是暗指个中国电影行业的先驱,曾任文化部副部长的“夏衍”?看来台湾在民国50年不仅有内忧而且外患也非常严重,那就是怕大陆渗透台湾。

张震(小四)的爱恨情仇

电影的主线是张震,他代表台湾的未来,小四(张震的小名)继承自老爸的性格:坚持原则、坚持理想,敢爱敢恨。

小四最好的朋友之一小猫(喜欢唱猫王的歌)说过,别看小四看起来很文静但是惹毛了他可不好办。他会在教导主任面前坚持自己的正确的做法,坚持说自己没给别人抄试卷从而和主任顶嘴结果被记小过(老爸来学校讲理维护儿子正确的说法反而越闹越大,小四被记成大过),第二次小四在学校犯错,亲眼看着父亲被教导主任奚落后父亲选择了妥协小四不顾一切的用棍子打倒了教导主任,小四个人的命运就这样不可收拾了............

小四会清楚对片场导演说:“你连真的、假的部分都分不清楚,你还拍什么电影”

小四听到心中真爱小明说出:“我就是这个世界一样,这个世界是不会改变的”这句话时,痛下杀手四刀结束了她的生命。

结合以上的的线索我分析导演隐喻着用一个台湾半熟少年的身份来代表不畏强权、坚持自我有理想的未来一代台湾人。

小明是谁?

电影一开场,在小公园与二一七这两个帮派的斗殴中小四无意看到滑头在泡小明,这是他们在电影中的第一次出场。

小明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的工作是看人脸色的帮佣,电影中永远低人一等,自己的命运掌握在有权有势有钱的人手中,最后一次工作在小四的好友(马司令的儿子)家(小马家有权有势,象征了台湾当时的的军事统治)。我对小明的母亲身份的理解是她代表台湾的过去,命运一直掌握在大陆去台的外省人、上海人、军事强权人物的手中。

小明的遭遇也不比母亲好,最早的男朋友Honey为了她砍伤二一七的人,逃到台南去了。没了靠山的小明不久就被“小花园”的头目“滑头”把上了。同时他还和有妇之夫的男医生有不正当关系,我想她主要是为了母亲生病需要医生帮助才献身的。再后来在医务室碰到经常借打针翘课的小四,两个人相爱,可惜后景不长,小四退学后她就为了母亲的工作勾搭上小四的好友小马(马司令的儿子)

小明的情史

可真是复杂啊,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为什么要把感情弄的这么复杂呢?如果把这片理解成一青春成长电影我想道理上无论如何都是说不通的。静下心来想想,如果她情史中的这些人物和最终小四用四刀杀了她有关,也许慢慢的就知道导演想告诉我们什么了:

a、Honey,他是小明的第一个情人,也是电影中唯一有英文名字的人。Honey是台北黑道曾经的老大,为了小明砍了二一七的人逃到台南去了。他是这部电影里极其重要的角色,如果我们可以说小明是代表了民国50年的台湾,那么可不可以把Honey想象成是台湾比较亲美的一派呢?那就来大胆的分析一下导演对Honey 这个角色的设定:

Honey与二一七的恩怨:二一七是外省人的帮派,Honey 台北响当当的黑道人物,他们之前为小明发生了砍杀事件。这能不能理解成亲美民主派和蒋介石去台的外省独裁势力之间争斗?Honey 去了台南,在台南和本省人成了好朋友而且学会了闽南话。他说他喜欢看武侠小说,而且把《战争与和平》理解成“其实以前的人,跟我们现在出来混的,真的很像。有一个老包,大家都以为他吃错药。我记得,好像全城的人都跷头了,而且到处都被放火,他一个人要去堵拿破仑。后来,还是被条子削到。《战争与和平》!其他的武侠书名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这一本…… ”有了这句独白那么理解Honey 这个人就容易了。他是具有美国价值观,他的作风也像美国人,比如最后他回到台北为了解决二一七的帮派斗争,单身一人身穿海军服去二一七的场子单挑老大“山东”,这个绝对是个人英雄主义的。可惜美国式的大英雄在阴险在的外省人“山东”的设计下被车撞死。

再来说一说Honey与小四、小明之间的关系:Honey回到台北后找小明,小明告诉他说喜欢上小四了,Honey并没有生气并且让小四去追小明,小四自然就把Honey当成了好朋友。这一段可以理解成Honey(喻意为台湾的亲美势力)把现在的台湾(喻意为小明)交给了希望的一代(喻意为小四)。

Honey之死与台湾乱局:老一代的老大(亲美势力)最终在外省黑帮二一七(喻意为蒋介石带去的大陆独裁势力)的算计下消失了,但事情远远没有结束。紧接着Honey认识的本省朋友或者说是本省黑帮(这个喻意为台湾的本省势力)在一个雨夜像武侠小说中刀客们一样杀进二一七的总部把“山东”及黑帮成员全部绞杀,极其冷静而残酷。本省势力取代老一代成为台北黑道真正的主人(这喻意着台湾本土势力的崛起),小四作为广东籍上海外省人的后代也参与了绞杀二一七的全过程,入台的大陆人下一代最终与本土势力融合在了一起.............

b、小明的第二个情人“滑头”:滑头原来是Honey的手下,后来在二一七的威逼利诱下变成了“山东”的手下。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他是一个滑头(估计导演是想喻意台湾有很多滑头的小人),台湾的命运就这样被滑头们掌握着。顺便说说小四与滑头的关系:他们是同桌,有一次滑头要抄小四的试卷,小四没给他抄反而被老师误解最终记了一次大过。这就像当时的台湾,有理想坚持真理的人总是比不过滑头派。

c、小明的第三个情人:有夫之妇的医生,小明也许幻想过医生很好,但是医生最多只能医治母亲,不可能给小明真爱。这就像在说当时的台湾如果找不到用真心医治的人,谁能救台湾呢?

d、小四和小明相爱:小明是爱小四的,两人真心爱她,不过当时的小四帮的了她呢?小四年少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好,对小明的情况更是了解不够。小明甚至有杀掉小四的危险(小明和小四在小马家玩的时候,小明的手枪走火差一点就把小四打死了),当小明无奈之中选择了小马做为自己的另一个情人的时候,小四已经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再爱小明了。当小明在牯岭街头对着小四说:“我就和这个世界一样,这个世界上不会改变的!”,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了,小四用刀结束了小明的生命.....................

(这一段的解读极其重要,小四是台湾的下一代,喻意着台湾的未来,小明则是喻意着民国50年当时的台湾。当小四知道台湾社会就像小明的无数个丑恶的情人一样,当听到小明说出上面这段话知道自己不可能改变小明,决望的认定自己看不到台湾的希望,甚至有被当时的台湾扼杀的可能时,他只能选择极端的方式把民国50年的台湾杀掉)

e、最后一个情人小马(马司令的儿子):小马曾经是小四最好的朋友,他是民国50年台湾社会最有权势群体军官的后代。这从电影里的背景画面中随处可见,装甲车、警察、军事演习甚至学校的校服(和军服差不多)。事实据我了解1960年代的台湾也是经常军事戒严的,军人统治就是民国50年的现状。小明的情人们就是台湾那些最有话语权的人,小明是台湾,台湾在民国50年最黑暗的年代没有一丝希望的。

电影的结尾:

字幕打出小四考上了大学,小四由于杀人罪被判终身监禁,台湾的希望没有了。不过好在接下来的字幕中出现了“在民众的呼声下小四被改成监禁15年”,从此时的民国50年开始再加上15年就是《美丽岛》杂志创刊的日子,再过几年“美丽岛事件”暴发,台湾民主化的进程终于开始了.............

3、1949年,有这么一群人带着不同的乡音、记忆和创伤,仓皇渡海来到台湾,渐渐形成了属于自己的村落族群,他们通常被称为“外省人”,他们的聚居地叫做“眷村”。60年代,随外省人们漂海而来的孩子们成长为少年,少年的另一个代名词是危险。绿影婆娑,孤岛岁月,阴翳笼罩,何其漫长。时光倏忽,安然渡过危险期的人,转身回首来时路,唏嘘感叹至失语。曾经的眷村女孩朱天心用反写的青春小说记录下明澈忧郁的眷村成长史,在小说中,她亲昵的称那些与她共同长大的眷村男孩为兄弟们,因为他们一起以异乡人的身份落户在小岛上,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清明时节他们无坟可上,渐渐明白,原来未曾有亲人死去的土地是无法叫做家乡的。

在荒凉孤岛中央,找不到认同感和自我定位,他们拉帮结派,打架滋事,恋爱争风,以一种绝决暴烈的姿态向艰难苦涩的青春危险期宣战,眷村是少年人的江湖,江湖的规则与残酷赫然展现在炫目阳光和鲜烈草木之下,相遇然后相忘。大多数人在长成之后,进入体制内的生活,自觉选择遗忘。而有人没有忘却,为了纪念这段被忘却的记忆,他用摄像机将时光倒回,定格于胶片,为一代人的青春祭奠。他是曾经的眷村男孩杨德昌,他书写的这部成长史叫做《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4、杨德昌说:“我对历史课中学到的东西一直存疑,原因是它与我个人所目睹的状况不相同。几百年来人们就在这种真相不明的状态下过活,多可怕。所幸的是,许多有智慧的人在他们的艺术、建筑、音乐、文学中留下足够的线索,让他们的后代能多少重建事实,以及恢复对人性的信心。电影也应对后代有相同作用。”

5、《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英文名字叫做《A Brighter Summer Day》。此时的大陆,正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即便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但无论是北京军区大院,还是台湾眷村,青少年们依然拥有共同的天性。兄弟,义气,似懂非懂的爱情。张震和马小军。小明和米兰。他们身上有太多相似的地方。

甚至两地的政治环境都有相似之处。大陆在大搞运动的同时,台湾也在忙着清算。张震的父亲被叫去问话。马小军的父亲同样被关起来交代问题。

作为一部残酷青春类的电影,它有着更多时代的烙印。影片里的人物来自中国各地。可以在电影里听到各地的方言。上海。山东。四川。河南。广东。等等等等。他们在1949年随军从大陆去了台湾,一夜之间,几十个省份的人全都拥挤在了小小的岛上。从此开始了他们之间,他们与本地人之间相互交融的生活。

杨德昌为我们还原了一个60年代初期的台北。因为局势紧张而随处可见的军车。不绝于耳的打靶声。年轻人最常聚集的弹子房,冰室。无论如何都要举办的演唱会。还有大量日据遗留的房屋。

电影里有句台词:我们打了八年日本人,没想到现在居然会住日本房子,听日本歌。他们都是不情愿的来到这里。除了受到日本残留的影响之外,当时的台湾还大量接受了很多的美国文化洗礼。影片中不断出现的西洋歌曲与不时提到的猫王,二姐信奉的天主,都是对当时文化的再现。

影片没有太多其他青春片那样让人热血沸腾的镜头。即便是最盛大的一场群殴戏都是在完全的黑暗中发生的。只能从偶尔闪烁的光线和隐隐绰绰的身影去猜想当时具体的场景。整个电影在接近4个小时的过程中,导演都采用了一种相当平实的叙事手法,像是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在慢慢慢慢,不慌不忙地在回忆当年曾有过的悸动,洋溢着典型的台湾人文气息。

即便如此,人物不断变化的命运仍然会让人不由自主被带入那个年代。小猫录制的那首歌,是对那段青春,那个阳光灿烂的夏天最好的收尾。“Are you lonesome tonight?Do you miss me tonight?”

6、通过这部影片,我发现台湾过去的教育方式居然和我们大陆完全一样,没有什么差别,基本上都是老师对学生们进行填鸭式的教育,老师的话句句皆真理,一句顶万句,学生要是敢对老师的真理提出质疑,那么就会被“罚抄某词语(或名字)一百遍”,看来台湾人的的确确是如假包换的中国人,呵呵~

7、一件事情,关键不在于为何而做,而在于到底付诸于实际行动了没有,否则整天说一大堆漂亮话,实际上却什么也不干,那有何用呢?不管国民党基于什么缘由让台湾民众批评自己——或者因为来自民众的压力,或者因为自觉的反省,或者是为了争取民心,国民党总算反思了自己曾经对民众实施过的白色恐怖、反思了二二八事件的非正义性、反思了“戒严”的反动性、反思了黄河水泛滥所带来的灾害、反思了国民政府当局对远征军的无情抛弃……而比国民党更“正义”、更“伟大”、更 “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我党,何时才能认真地总结一下大跃进和文 革这两段不光彩的历史呢?

 

碟 片 说 明

联 系 方 式

回首页

微信|摆渡人 二维码

微信|支付二维码

支付宝|支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