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ychen12003.com

电影 · 读懂人性 · 看遍人生

 

回首页

 

朱延平作品 刘德华电影 异域/孤军/孤军奋战/异域孤军 A Home Too Far(1990)(D9) 20.00元

 

朱延平作品 刘德华电影 异域/孤军/孤军奋战/异域孤军 A Home Too Far(1990)(D5)

音频:国语
字幕:中英双显(中文繁体/英文,视频嵌入)
时长:122分
画面:4:3

朱延平作品 刘德华电影 异域/孤军/孤军奋战/异域孤军 A Home Too Far(1990)(D9)

单碟D9,总容量5.95G

特别收录:
电影原声CD音轨OST 24首
碟内附 2 CD 数据映象包

音频:国语
字幕:中英双显(中文繁体/英文,视频嵌入)
时长:122分
画面:4:3

店主言:从当年第一次在海南三亚的录像厅看到这部片子,至今,每次看一遍,都还是不禁要泪流满面。中国人,有太多的苦难。而很多的苦难又都是我们中国人自己酿就的。历史有太多付面孔,换个角度,我们会看到异于我们常规所受教育的历史,我们需要去一一厘清。有兴趣想深入了解这部片子所写历史的人,不妨去找一部,国内的一个叫邓贤的写作人写的《流浪金三角》(好象是这个名字,回头有时间本人去翻箱确认下书名)。他还写了另一部依然是令人震憾和难以忘记的一本书,叫做《大国之魂》(当时中国军队正面战场抗日的纪实历史)。刘德华在这部影片的演出,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男配角。本片也是本人认为是刘德华所有演出作品中最有力度和最为出彩的一部作品。当然,由于涉及政治的因素,国内是很少或从来不提到这部电影的。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戏------”

导演 Director:
• 朱延平 Yin-Ping Chu
编剧 Writer:
• Kuan-dou Chang ....writer
• Cheng-hsin Lin ....writer
• Yang Po ....story
• Wen-chiao Yeh ....writer
演员 Actor:
• 谷峰 Feng Ku ....General Li Mi
• 刘德华 Andy Lau ....Tu
• 郎雄 Xiong Lang ....Old Cheng
• 斯琴高娃 Siqin gaowa
• 庹宗华 Chung Hua Tou ....Ke-Pao
• 王静莹 Jean Wang ....Schoolteacher
• 柯俊雄 Kog Jung-Xung ....General Li Kuo-Hui
• Shun-hsing Chang
• Pei-wei Chen
• Wei-hsin Chen
• Yan-ru Chen
• Yi-Ting Chiang
• 金帝 Di Chin
• Chia-lun Chu
• 顾宝明 Gu Baoming
• Xue Han
• 徐承义 Cheng-yi Hsu
• Wei-yung Hugn
• 关毅 Yi Kwan
• Chen Lin
• Wei-Sheng Lin
• Sze-chi Lo
• Hsiung Lung ....Old Cheng
• Kuo-ping Tsai
• Kuo-Liang Tsao
• Fu-ping Tu
• Feng-Chiao Yen
制作人 Produced by:
• 张国忠 Wallace Cheung ....producer
• 向华胜 Jimmy Heung ....producer

民国三十八年,国民政府全面撤退,李弥将军所率领的第八军仍在云南边境作困兽之斗。在草木皆兵的逃亡中,他们遇上另一支由李国辉团长领导的部队,两边人马合力逃出国境,建立据点,展开长达五年的异域生涯。但就在他们日渐壮大的同时却被迫撤军,使他们辛苦奋斗的五年时间成了豪无意义的牺牲……

幕后制作:

《异域》是由一部禁书改编,曾经被电检处禁演。朱延平说服了黑道大哥,答应为他拍一部卖座片《大头兵》,用来交换拍摄《异域》的权利。没想到最后《异域》比《大头兵》更加卖座。朱延平认为,《异域》最重要的是使得台湾地区的电检制度前进了一大步。因为这部电影,群众举行了游行,电检处做出了让步,从修剪21刀到16刀,再到最后的一刀没剪。这部戏内地没有引进过,但是朱延平相信它的主题曲很多人都知道——罗大佑的《亚细亚的孤儿》。影片是台湾少有的卖座电影之一,在商业意义上算是成功之作,但在艺术层面上有野心,但功力火候都不够,其中也不乏抄袭美国经典战争电影《前进高棉》等等细节。

其它:

1、 最早知道这部电影是在王怡的文章里,好像有另一个名字叫《孤军》。当时王怡说:这部电影让我知道了历史书上告诉我们被消灭的几百万国民党士兵,他们也是一个个有生命的“人”。
朱延平是台湾人,但本片基本上是香港视角,站在很客观的角度上。只有那种深沉的伤痛感,来自台湾的柏杨。它让我想起龙应台在《大江大海1949》里说的话:有人说,他们是失败者,但是请告诉我,战争中,有谁不是失败者!如果这样,我会很骄傲的宣称:我是失败者的后代!

它也让我想起兰小龙的“炮灰团”,《我的团长我的团》只看了几集,确实有很多问题,但“炮灰团”的立意始终打动着我,战争中,士兵不过是完成个人野心的工具,何况是根本就确定了的“炮灰团”,但生而为炮灰,就如同生而为西西弗式的人,你是不是就甘心做一个炮灰,你能不能让炮灰的生命也有一点点意义,“让泥巴也有尊严”?电影开始,国民党的云南军,被人民解放军追得一路溃败,如丧家之犬,最后堵到中缅边界最后一个小村子里,国民党的降兵在喊话:“弟兄们过来吧,我原来是XXX团的兵,现在当排长了”。(想想这些降兵后来的命运吧,一半被送到XX当了炮灰,另一半在一次次的运动中毁灭殆尽)他们和炮灰团里,被日本人从东北和各地一路赶到云南缅甸的国民党军队有什么不同——这无关主义或者正义与否。

第一次中缅大战,一千多国民党孤军,打败了背后有中国危逼,西方支援的缅甸国防军,那一刻我也和电影里的孤军们一起热血沸腾,在人家的国土上打仗肯定是非正义性的,“反攻大陆”肯定也是个没有意义的笑话,但他们用自己的血,为自己争得了尊严。他们让泥巴也有了尊严,让炮灰也有了那么一次闪光。五十年代,孤军深入云南反攻,居然和早已扎下根基的云南解放军打了几十仗,还收复了几座县城,可以说是了不起的奇迹了。第二次中缅大战惨胜,当刘德华以一惯的玩酷姿态与敌同归于尽时,我却为这个做作的场面而流泪。

  《异域》有大格局史诗的气魄,塑造了多个主要角色,每一个都血肉丰满,郎雄的角色,顾宝明的角色,每一个都很难忘。还有刘德华那个角色,像不像《日瓦格医生》里那个斯特列利尼科夫?我们以前看韩国的《实尾岛》,觉得那种反省历史的勇气很动人,而我们的《异域》,除了技术上不如人家,但在故事,情怀,格局方面,其实都远远超过《实尾岛》,同样是对大历史时代下,被政治玩弄,被政府抛弃的一群悲剧军人的命运。

  当孤军的领袖对台湾来的将军说:这里每一位弟兄流的每一滴血,每一滴汗,都是为国家而流的。这时我感受到的是一种超越时代和主义的悲剧的震动。

  最后是那首熟悉的歌: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我相信我们多年后顾中国现代诗歌的历史,罗大佑是一个无法绕开的名字。

2、朱延平生于安徽,毕业于东吴大学英语系。大学时代协助摄制记录片,当过助理导演。他记录清楚记录着:1978年完成电影剧作《错误的第一步》,获亚太电影节最佳编剧奖。可谓一鸣惊人,朱延平起步便获奖,而后每年拍摄喜剧片4部。参与执导台湾坛商业片“好小子”系列、《恶汉》系列、《美女》系列的拍摄,可谓高产影人。这里必须提《异域》,它是由一部白杨的禁书改编,曾经被电检处禁演。据悉朱延平曾说服了黑道大哥,答应为他拍一部卖座片《大头兵》,换得拍摄,不料该片涉及两岸战乱悲剧,思想深刻,格局大气,战争场面精致,刘德华、朗雄等明星表演异常精湛,成功创造票房与口碑奇迹。

偏偏辉煌的开始,便是朱延平堕落开始,他随后拍摄的《异域》续集《孤军》,便充满了应景做作,金马奖虽为补偿《异域》未提名,提名《孤军》,但质量则已差之甚远。那时代朱延平拍过一部是《火烧岛》商业片,里面还有刘德华、洪金宝、梁家辉等大牌,效果异常。另外一部《七匹狼》商业青春电影,也捧红王杰、张雨生。还有三级片“天使”系列,捧红一代情色片美女徐若萱,《新乌龙院》挖掘到郝劭文与释小龙两位童星,还有《好小子》系列,可惜好汉不该提当年勇........

3、 吸引我打开这部电影的,是简介中刘德华与斯琴高娃的组合:这两个全然不搭的演员会共同出现在一部什么样的电影中呢?

先不说剧情,单说演员阵容,的确称得上“强大”,刘德华、庹宗华、柯俊雄、郎雄、谷峰、顾宝明、王静莹,几乎每一个都是当时香港、台湾炙手可热的明星。斯琴高娃其实只出现了很短的时间,不过也算很难得了,因为这毕竟是一部站在国民党立场的战争片,扮演的又是一个国民党将领的妻子,在1990那个年代,真不知道这个合作是如何促成的。

原著出自柏杨之手,曾因书中对于国民政府的反思和批判而遭禁,一向被看作“娱乐片圣手”的朱延平甚至为了拍摄这部影片答应黑道老大拍摄另一部卖座娱乐片《大头兵》作为交换条件。影片采用情节剧的方式,结合对于战争场面的写实表现,奉献出一部既有戏剧性又有文献价值的战争片,据说也是朱延平自己最满意的作品。出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影片在改编时作了一些调整,特别是在描写重心上避重就轻,淡化了国共的对峙,强化了国民军与缅甸军的对抗。战争的血腥残酷、败逃之路的坎坷悲壮,通过以邓克保为主的几个人物的命运表现出来,令观众或唏嘘或扼腕。

其中有阿杜率领手下抢劫解放军所运鸦片一场戏,让我再次想起了张思德、想起了延安模式。片中押运鸦片的共产党军官被刻画成一个又白又胖的形象(参见下图),让我想起了《小兵张嘎》中吃霸王瓜的翻译官——美化自己、丑化敌人,这就是所谓的电影为政治服务,在哪儿都是一样的。

4、柏杨当年以邓克保的笔名在报纸上连载了这部纪实小说,其真情实感和史料的详实一度让人以为这部以第一人称写作的小说是文中邓克保这位国军军官的自传,直到后来大家才知道其作者是从未上过战场的名作家柏杨。可以想象,他为了写这部小说,走访了多少老兵,研读了多少资料,原著中的每一行字都充满了血与泪,悲与恨的控诉,这些原国军部队,在49年大陆的江山易手中成为最可怜的牺牲品,战争从没有从这群孤军身上远离,他们一路且战且退,从云南一直逃到缅甸、泰国,三面受敌,却顽强地生存下来,军人们用鲜血与生命给自己的家人换来了一席安家之地的难民村——美斯乐。最后一场战争发生在1980年,指挥战斗的将领都已年届花甲,但他们却把泰共从此在这个地球上化为灰烬。

这部1990年拍摄的电影在今天看来,手法相对落后,画面也比较粗糙,据说是导演朱延平用帮一个黑社会大佬拍一部影片的代价拍成的,想必既无大手笔的投资,也不可能被业界所看好,加上作为禁书的原著,似乎没有一个有利的因素,完全是导演自己想把这段不被人所熟知的历史拍成电影呈现在世人面前。由于篇幅和限制和制作水平的原因,相较原著而言,电影中对孤军逃亡时的悲惨和战场上的死亡已经平淡了很多,没有长镜头与大场面的描写,使战争场面足够血腥却无法震憾。然而想想导演能利用的东西和当时的环境,也不能对片子有太多的要求了。值得一说的是,片中的插曲——出自罗大佑的《亚细亚的孤儿》,第一次听这首歌大概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的自己还很傻很天真,别说对孤军的这段历史,就是对抗战史也只是停留在被教科书教育的阶段,听来听去,罗大佑这首歌是在说什么呢,迷茫。今天当这首歌再次在电影中响起的时候,那种悲怆突然而至,“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亲爱的母亲,这是什么道理?”是啊,这是什么道理?难不成,他们不是为国而战吗?可是,国在哪里?家在哪里?虽然,影片的最后,邓克保一家决定冲开一切,去过属于自己的生活,可是,等待他们的生活实际上又是什么呢?至今,他们手上有的仍是一纸难民证,连国籍都没有的难民。台湾方面对美斯乐地区的老兵及其后代多少有些照顾,比如在当地建设一些长期的慈善机构(费玉清有一首歌就叫《美斯乐》,是为呼吁大家关注这个群体而作)。大陆方面,恐怕知道这段历史,这个群体的人都不多吧。不得不说,这是真正的民族的悲剧。

回头看看华语片中的战争片,(包括2010年曾非常期待的《喋血孤城》),似乎还没有哪部能在华语电影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这在我们这个经过8年抗战的国家来说实在是一种遗憾,我们有那么好的历史素材,好象也还有一些不错的情感,拍出来的却尽是一些地道战,麻雀战之类的神话片来,近年虽然略有放开,也尽是围着南京大屠杀做文章,象常德保卫战这样惨烈的战役拍成电影也只能是炮灰,真不知道是我们缺少人才,还是大家都被潜规则潜惯了,只能随波逐流。这不得不又让我想起另一部奇特的片子——《龙种》。一部全部由外国人制作并饰演的讲述中国农村抗战的片子,赛珍珠的原著,还获得了1944年年奥斯卡金像奖的两个奖项。看着一群美国人讲着英语演着中国人的抗战故事,怎能不唏嘘慨叹?

5、1950年1月,国民党重组的第8兵团在云南蒙自被解放军击溃,兵团副司令汤尧和、军长曹天戈被俘。2月,该兵团第8军第237师第709团的2000多人向西南方向溃退,在团长李国辉的带领下,他们渡过红河上游的元江,逃往中缅边境。由于沿途人烟稀少、穷山恶水,无法隐蔽,而背后又有解放军穷追不舍,他们惟一可以脱逃的路线就是越过中缅边界进入缅北。

此前,国民党第8兵团第26军第93师278团在副团长谭忠的率领下,已经越过国界到达缅北的小猛棒——据说可以绕道泰国,然后到海南岛与国民党大部队汇合。李国辉决定走谭忠的老路,于是连夜行动,举着火把越过界河,到小猛棒与谭忠的278团会合时,兵力损失近半,只剩下不足1000人。而先到的谭忠的278团的人则更少——只有几百人。

这两支国民党第8兵团的残军会合后组成“复兴部队”,李国辉和谭忠分任总指挥和副总指挥,以小猛棒为据点。由于脱离于国民党大部队,这支残军被外界称为“孤军”。“复兴部队”用两部损坏的无线电台好不容易凑成一部与台湾联系,不料台湾方面的指示却是:“出路问题由你部自行解决”。

1950年3月,缅甸政府对这支国民党残军展开为时两个月的清剿。由于这些国民党军人战斗经验丰富,加上破釜沉舟的土气,缅甸政府军最终惨败,不得不与国民党的“复兴部队”议和。最后,“复兴部队”与缅甸政府达成协议,同意转移到靠近泰国边境的猛撒——这是一个有着40多个村寨的大坝子,条件远远胜过小猛棒。

“复兴部队”出乎人们想象的战斗力,立即引起本想抛弃他们的台湾蒋介石政权的高度关注。蒋介石立即委任原第8兵团司令李弥两个头衔:“云南省政府主席兼云南绥靖公署主任”、“云南人民反共救国军总指挥”,派他去缅北领导这支部队反攻云南。

“反共救国军”反攻云南

金三角初创时期的“小李(国辉)将军时代”就此结束,进入了“老李(李弥)将军时代”。1951年3月,也就是李弥接管金三角兵权之后的两个月,为了向蒋介石表示忠心,李弥发动了“反攻云南”的军事行动。通过台湾记者的报道,台湾的军政两界曾经欣喜若狂。但在随后解放军的反击下,“救国军”全线溃退,只得又逃回缅甸。

在“反攻云南”的军事行动中,李弥得到了大量的台湾和美国方面的援助。李弥用这些金钱在缅甸扩充地盘和实力。为了便于台湾空投,李弥在湄公河西岸峡谷中还修建了一座简易机场——江腊机场。在台湾的蒋介石也专门成立了一支700多人的“支持大队”,由少将段希文出任大队长,这些人被空运到金三角地区,后来与大毒枭坤沙紧密合作的张苏泉就是第一批从台湾空运来的。蒋经国在担任国防会议副秘书长时,也曾坐飞机从台湾秘密飞到江腊机场,视察过李弥的“反共救国军”。

在李弥的刻意经营下,“反共救国军”占领的地盘已经约相当于台湾面积的4倍。为了从长计议,李弥还在总部猛撒开办了一所“反共抗俄军政大学”,轮训下级军官,并在东南亚各地招收学员,学员最多的时候曾达2000人。后来在金三角赫赫有名的坤沙,就是第一期的学员。

李弥的大话导致第一次撤台行动

面对李弥部队日益增强的实力,缅甸政府越来越不安,于1953年3月又发动了第二次大规模的围剿——“旱季风暴”。这是金三角历史上最大的战争,缅甸政府军出动一万以上的兵力,但是最终还是李弥获得了胜利。战事之后,李弥在曼谷接受西方记者采访,一句大话引起了轩然大波,并就此结束了他在金三角的统治。一位西方记者问他:“李弥先生,您是云南省主席,您这个云南王,什么时候能回到昆明啊?”李弥大笑:“我要做云南王不大容易,要做缅甸王却易如反掌,就看我想不想做了!”此语一出,仰光舆论大哗,学生上街游行,要求总理吴努和国防部长吴奈温下台。缅甸政府向联合国控诉“孤军”侵略,第7届联合国大会做出了“一切外国军队必须撤出金三角”的决议。此时蒋介石也得知美国中央情报局正在秘密策动李弥脱离台湾,以便出兵配合西藏上层分子的“独立运动”。于是,蒋介石下令李弥把全部人员撤回台湾。

从1953年11月7日到1954~6月3日,“反共救国军”陆续有6750人从缅北撤回台湾。其中包括家属与难民,李弥也随着这批人撤回台湾,然后被蒋介石闲置,直到1973年病死。此后,台湾当局宣布已经从缅j匕撤回全部军队,没有撤回的与台湾再没有关系。但是实际上,蒋介石并不打算真正结束这个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反共基地”,原“反共救国军”副总指挥柳元麟被任命为总指挥官,把留下的部队整编为5个军,吴运缓、吴祖伯、李文焕、张为、段希文分别为第一至第五军军长,实有兵力2万多人。以段希文为首的近6000~南籍官兵转移到老缅边界湄公河西岸的江口镇,打出了“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的旗号。

“中华民国”的标志导致第二次撤台行动

台湾宣布从缅北撤军以后,“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在缅泰丛林日渐走向没落。但是缅政府始终把他们看做是一个祸患,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中国政府与缅甸达成协议,解放军云南部队跨境作战,开始清剿行动。

1960年11月22日,从缅泰边境传来消息,解放军驻云南野战军39师及边防公安部队开始了越境清剿作战,国民党残军节节败退,向老挝、泰国边境方向撤退,江腊机场也被解放军占领。台湾当局秘密与老挝政府协商,借得边境孟信、南他、回寨一线暂居,并加紧空投补给,由于怕空投物资被人发现引起争议,要求在台湾装机前把一切显示“中华民国”的标志销毁。

2月的一天清晨,赖名汤突然接到蒋介石的电话,蒋介石问:“你们运往缅北游击队的物资,是否将所有的标志都除掉了?”赖名汤回答:“是的!”蒋介石冷冷地说:“缅甸政府已得到你们所投下的东西,上面仍有中华民国的标志。”

缅甸政府根据台湾仍然在给缅甸国民党残军空投物资,正式向联合国提出控诉,联合国再次做出决议,要求台湾蒋介石政权将在缅甸的部队撤回。

3月5日,赖名汤带领12人的接运小组从台湾乘机飞往泰国曼谷,开始“春晓计划”。在老、泰、缅三国交界的丛林中,赖名汤一连5日苦口婆心说服“游击队员”服从撤台的命令。从1961年3月17日到4月30日,整个“春晓计划”撤走残军4406人。柳元麟也被召回台湾,蒋介石给了他一份闲差——“国防部”作战督察研究委员会委员。

“孤军”的血泪史至今依然残留

第二次撤台行动后残留在缅泰丛林的国民党残军还有5000余人,以过去三、五军残部为基础,由段希文为首领,多数是云南人,不愿去台湾。蒋介石也深感无法控制,就不愿再白白地给他们补给。

经过与泰国军方谈判,这些国民党残军与之于1970年10月17日达成协议:泰国军方同意段希文、雷雨田为首的三、五军残余以“移民”方式进居泰北边境,青壮年编入泰国自卫队,老弱病残官兵和家属迁入泰北清莱地区居住,开始为泰国效力,但是他们仍然是地道的中国人——死后的墓碑都朝向北方。

80年代初,台湾新闻界兴起一股到泰北采访的热潮,台湾社会由此了解到“孤军”后裔艰苦的生活状况,于是台湾各界发起“送炭到泰北”的活动,台湾社会对这支异域“孤军”的关切也达到最高潮。不过这批人无论是留在当地,或来到台湾,都有着许多政治、经济上难以处理的问题,使这段异域孤军的血泪史至今仍然残留,令人格外心酸。

6、这是一部无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都曾禁过的片子,看了这段不可忘却但又被掩盖的历史感动的热泪盈眶,一个民族如果连自己的历史都不认真面对、反省。我看不到这个民族的未来!
从这部影片中让我看到了久违的人性光辉。男儿的血性,女儿的温婉。
竟是什么使我们一次次把阶级矛盾凌驾于民族矛盾之上。难道所谓的“意思形态”真的能把中国人的心理扭曲到如此地步.往者虽已逝,来者犹可追。那些国军的抗日老战士应该得到尊重,哪怕是迟到的尊重。这份记忆属于他们,也属于这个国家,属于这个民族,属于子孙后代。但我们错过了,错过了最后弥补遗憾的机会。也许是出于某压力或心理,对那场战争我们正在遗忘,而且是有“组织”的,有“选择性”的集体遗忘。
回首整个人类进步的历史,充分证明了人类天性自私的基因,每前进一步都是以无数鲜血及生命铺就。至今还在为利益互相倾扎,走不出自私的桎梏。
现在人缺少一种信仰,自己可以用生命捍卫的信仰,在这人性沦丧 娱乐至死的时代,人们早已忘了感恩前辈用生命换回的珍贵稳定生活,整个国家呈现一片浮躁,纸醉金迷,声色犬马,竭泽而渔。这不是我梦想中的生活、理想中的国家。
人的一生很短暂,我可以醉生梦死、似行尸走肉。但我不希望生我养我的祖国这样,我希望后辈青年能有一片清澈、民主的土地让他们生存、生活。我希望后辈青年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人生,而不是为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钱权出卖一切;我希望后辈青年能有一片让他们活出自己灵魂的土壤,而不是他们的生命如草芥般任由权利阶层搜刮、控制。
我这一代大多数人注定成为时代的牺牲品,高居不降的房价捆绑未来、利润达到百分之三百的药品制约生活品质、三聚氰胺牛奶摧毁生而为人的良心---
海明威说过:‘这世界是美好的,值得为它奋斗。’我只同意后半句。

7、《中国调》 ——优客李林

小时候我的天空 是青天白日满地红
长大后就要反攻大陆救中国
以前台北的街头 没有拥挤的车流
人们都有明天会更好的笑容

等到现在我才懂 台湾不等于中国
自己就像在汪洋中一叶扁舟
拜金主义城市中 是抗议示威的场所
台湾文化象征就是乾掉整瓶XO
一样的血统 在一样文化中生活
为什么今天我们还要分左右
骄傲的中国 究竟该往那边走
怎么能跨过窄窄海峡的两头
一样的血统 在一样文化中生活(李) 四十年手足分离的乡愁(林)
为什么今天我们还要分左右(李) 怎么也唤不醒沉睡的巨龙(林)


《亚细亚的孤儿》——罗大佑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
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
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
西风在东方唱着悲伤的歌曲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
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戏
每个人都想要你心爱的玩具
亲爱的孩子你为何哭泣
多少人在追寻那解不开的问题
多少人在深夜里无奈地叹息
多少人的眼泪在无言中抹去
亲爱的母亲这是什么道理
亲爱的母亲这是什么真理


在风中飘散,这种感觉,只有某些地方某些年代的人,在某些状态下能悟,能懂。

8、我眼中的出彩之处,也都是战争状态下平民的反思,那种对战争、对手生活的感慨。

   克保把饺子里的钱币给小杜、伙夫头对小红说“我没有别的意思,但人总是要有朋友的”、伙夫头在战场上抱怨“我们还有什么可以牺牲的,不就是我们这条命嘛……他们大方,命又不是他们的!”,还有克保妻子将补给品扔出窗外,哭泣道:“如果分给我们这些补给品,是为了让我们为他卖命,那我们什么都不要,都拿回去!”

   这一一场景,在电影的最后有一次汇总的回放,让人不由地动容和伤感。他们的小小愿望在战争的背景下都不能实现,娶媳妇、过恬静安宁的生活、和家人在一起,全是奢望。

   更残忍的是,他们不能思考!战争之下,普通的战士是不可以有任何思想的!想?想的结果也只能是更多的痛苦、更多的纠结。

   你能想什么呢?

   战争的意义?一遍一遍“我们都是中国人”的广播,你能真正地深入思考吗?诚然,我们都是中国人,何苦这样自相残杀,这一切是为了什么,我方与彼方战胜,有多少差别呢?成王败寇的道理也只是针对战争的领导者,与百姓又有多少干系。这样想来,还有继续战斗的勇气吗?

9、 其实这些地区问题,也都还是中国内部政治的延伸,金三角的毒祸便是国共内战的产物。除了缅甸,问题也存在于越南和泰国,那几部“小马哥”的电影,其实都有这方面的背景。李弥原来是国民党第八军的司令,云南省省主席,大陆败退后他不愿意回台湾,一直心念大陆,他的大量部下最后扎根东南亚,自立为王。台湾在九十年代拍过一部电影《异域》,英文片名为“A home too far”,讲的正是这段历史,主题曲便是“亚细亚的孤儿”,听之不禁泪下。我日志中从前连载过的谭司令,他是六十年代的知青,原本是重庆人,后来留在了缅甸提供毒品贸易保护。

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如今缅甸们都是些独立的主权国家,早已不是我们的属国,也不好太过干预。东亚仍然在吃力的转型,中国这一原由文明构建的国家在现代秩序面前多少有些无所适从。看见网上的论点,不是经济就是军事,急功近利没半点大国胸怀,我们这样的一个国家,多少还是要有点文明的抱负的。有些问题或许暂时没法解决,但是我们至少不应遗忘。

10、什么种族,什么党派之争,都是政客用于挑起战争的噱头,都是政客强加给老百姓的枷锁,这些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痛苦和生离死别。这些满足了政客的暴欲,满足了他们的变态心理。这部片子让人真的反思战争,更应该反思政治,这是一个恶魔的东西,人原本同根同种,就是因为政治导致了杀戮,导致了自相残杀,政治是个什么东西,无非就是某些变态的人喜欢的东西,满足自身的变态欲望,真的希望没有政治,没有政府,真的希望没有战争。我依然清晰记得片中无数次听到“我是中国人”,可是杀死他们的也是中国人,真的希望不要再有战争!

11、 最好奇的是,红色旗帜下的斯琴高娃为何会在早期拍这样的电影,而且居然没有受到制裁,比较好奇。哈哈

2009-07-20 21:30:25 月島小さな晰
高娃阿姨是瑞典籍

12、只有人们清醒的认识到国家只不过是为了使个人生活得更好的组织形式之后,这样的人才算真正的文明人

13、每一个牺牲都是不朽的。

14、时代的伤痛总是要求个人去承担

15、发现蒋介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果粉可以休矣,看完后觉得台湾能把这个史实拍出来而大陆不能,说明民主还是好东西

16、李国辉的愚忠值得反思。国若爱我,我必爱国。

17、柏楊於1961年以鄧克保的筆名寫下《異域》一書,序言中有一段話: 我們最怕月光,在游擊區,看到月光,便想起大陸上的家。 在自由區,看到月光,又想起游擊區裡荷槍作戰的兄弟姊妹! 他形容這群孤軍是: 一群被遺忘的人,他們戰死,便與草木同朽; 他們戰勝,仍是天地不容

 

碟 片 说 明

联 系 方 式

回首页

微信|摆渡人 二维码

微信|支付二维码

支付宝|支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