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ychen12003.com

电影 · 读懂人性 · 看遍人生

 

回首页

 

谢飞导演 姜文 程琳电影 本命年 Black Snow(1990)(D5) 10.00元

谢飞导演 姜文 程琳电影 本命年 Black Snow(1990)(D9) 18.00元

谢飞导演 姜文 程琳电影|本命年 Black Snow(1990)(蓝光 BD25-DT) 20.00元

 

谢飞导演 姜文 程琳电影 本命年 Black Snow(1990)(D5)

音频:国语
字幕:中文简/繁体字幕
时长:98分
画面:4:3

谢飞导演 姜文 程琳电影 本命年 Black Snow(1990)(D9)

附注:Second run的这个DVD版本的颜色非常正点 证明了中国电影的拷贝保存其实还是不错的 国内的修复质量也是可以的(音轨部分不太令人满意)但总是缺乏行家、系统的整理以及消费群体

单碟D9,总容量6.52G

特别收录:
采访谢飞(31分)

音频:国语
字幕:中文简/繁体字幕、英文字幕
时长:98分
画面:4:3

谢飞导演 姜文 程琳电影|本命年 Black Snow(1990)(蓝光 BD25-DT)

Blu-ray Disc,单碟蓝光,总容量22.10G

音频:国语(192K)
字幕:中文简|繁体字幕、英文字幕
时长:103分

导演 Director:
• 谢飞 Fei Xie
编剧 Writer:
• 刘恒 Heng Liu
演员 Actor:
• 姜文 Wen Jiang ....李慧泉
• 程琳 Cheng Lin ....赵雅秋
• 岳红 Hong Yue ....罗小芬
• 蔡鸿翔 Hongxiang Cai ....崔永利
• 孟瑾 Jin Meng ....罗大妈
• 梁天 Liang Tian ....刷子
• 刘小宁 Xiaoning Liu ....叉子
• 李楠 Nan Li ....小男生
摄影 Cinematography:
• 萧风 Feng Xiao

幕后制作:

影片根据刘恒小说《黑的雪》改编,通过复杂而又独特的普通人李慧泉的悲剧命运,反映了存在于一代年轻人中的焦虑、挣扎、没有归宿的矛盾心理,并以此表达了对重建理想和富有凝聚力的民族精神的强烈愿望。影片风格朴实、自然,具有浓厚的北京地方特色。该片获1990年第十三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第四十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

其它:

1、我们现在的电影,太多的去描写古代,反倒对现实人物的关照显得太少,这也许跟电影的生态环境有关,偶尔出来的贾樟柯等人,也在因为有艺术没有商业苦苦支撑。其实这种现状是一种非常无奈的选择,一方面国内观众对于视觉刺激的关注度远高于生活化的影像,另一方面国内影人受制于现实审批等等环境因素的影响,都对此类题材有所躲闪。前不久还听说宁浩的新片《无人区》即将被禁,被抽离出来的社会时空很容易让当局者联想,而对于权势机关的某种嘲讽,更是禁区之所在。可叹!

这部影片之所以有很高的评价,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它将中国人的生活、人性等做了一个概括化之后的表达,十分的贴近我们,真实感颇强。这种感觉非常宝贵。

2、在这个虚妄的世界中,有很多taxi driver。

3、这首《留下油灯光》是电影《本命年》的主题曲,侯牧人作词作曲,最早据说是卫华唱的。

"慢慢的你来到我身旁,轻轻的问我为什么忧伤,我一时不知道怎样开口,你就用双眼盯着我的脸膛,你的温情叫我心慌,不知不觉我已泪眼汪汪,长久的期待今天如愿以偿,我决定随你无论去何方."

4、时代总是无情的把好多超越我们年龄承受能力的问题交到我们手上,并不告诉我们如何的去面对他们,人间悲剧和残酷青春总是形影不离,等到我们都垂垂老矣之后,面对着所剩无几的生活,无尽感慨……纪念李慧泉,纪念已然消逝的昨天……

5、谢飞老师讲他的《本命年》的时候,他说到了相当多的他拍摄这部片子时没能实现的想法。但其实在我们看来《本命年》其实已经是相当不错的片子了。比如影片的开始,剧本的原计划是有姜文打架的一段的(也就是姜文进入监狱的前因)。但是后来因为拍摄的不是很理想,而删掉了。而现行的版本是姜文刚从监狱里放出来,背着包从黑暗的地道走向光明的一段,且姜文还没有露出正脸。我想我这样一说,你自己心里就有一个高下了吧。明显是现行版本更具有意味,而其实这段开头却又是来自于偶然,拍摄用的摇臂,也是临时听说有才用上的。但是用得却相当不错。这就是我所认为的“表意不完全”的好处。如果当初真的拍了打架,而且拍得很理想,就用了,那是那样的一个开头,你又将是什么样的感受呢?事实上我们数得出来的很多优秀影片都是因为很多导演在案头的想法没有办法实现,而临时就地就物想的一段却反而使影片成为经典。

6、背景——萦绕在《本命年》中的氛围
李慧泉的悲剧在于,80年代的中国,既有类似叉子家人这样穿着粗布棉衣的人,也有类似赵雅秋这样急于袒胸露乳的人,而他对兄弟义气的执著,类似骑士的情怀,无法言传更无从界定的向往,预示着他最终消失的不祥之兆。

此时,我们可以恭维一下中国的教育制度,它将我们一生中最富生命力的青春关在学校里以保证社会相安无事。这是史无前例的而且是最成功的一次洗脑活动,它能让你相信心甘情愿地认为杀人是错的,蹲了监狱就应该遭人唾弃的,而且不必追究这一切的原因,就算追究也会以“你就是十恶不赦、罪大恶极、伤天害理的”为前提。

李慧泉便处于这一教育背景下,但是,80年代的中国,风起云涌,鱼龙混杂,思想混乱。这还得追溯到六七十年代的一场运动,这场运动声势浩大,可谓全国总动员,儿子可以抖老子,妻子可以揭发昨晚同住一床被子的丈夫,这场运动带给我们的可能更多的是一次信任危机,人与人是用利益拴在一起的。80年代李慧泉所执著的东西成了一朵圣洁的白莲花,人们谈论,却从不追求。

这样经历过一场运动洗礼的人们,在看到没有见过的物质和陌生的文化时,就慌了手脚,可口可乐、卷发、内衣内裤、黄色录像带、杰克逊的歌等等这一切不断挑战人们的观念,演双簧的那两个人,穿着袍子,一会扭秧歌,一会跳迪斯科,两个老头在外来事物面前如此滑稽看着这样一个混乱的表演,我们是应该大笑,在笑的同时我们应该思考为什么发笑。

伴随着赵雅秋这一主线的,是崔永利这一次情节,他带来的是社会经济大潮这一新鲜却又夹杂着让人恶心的海腥味的气息。李慧泉从来没有在崔永利身上寄托希望,从未想过崔永利是一个值得去地地道道交的朋友,然而,对崔永利的大打出手并不是出于崔永利对赵雅秋的轻薄,在生意上的投机,也不是出于崔永利脱口而出“这年头谁还有朋友”“自己护自己”这些混帐话,他想要发泄的是一种愤懑——朋友、义气的荡然无存,它的诱因便是经济大潮,而崔永利作为经济大潮意象化的人物便成为了李慧泉对这一社会最后的一击。

李慧泉作为这个时代的先知是他的不幸,他过早的看到十年二十年后愈演愈烈的价值观混乱现象以及个人在社会中的无力感。我想是时候正视六七十年代的那场运动了,它带给我们的伤害可能要远远大于类似焚书坑儒、文字狱这样的文化惨案,它们并没有动摇我们的观念,至少我们以前是有“侠”这一观念的。“侠”翻译过来就是今天的“信任”。

个人在社会中深深的无力感最终结束了他的生命,李慧泉的时代便过去了,继续往前发展的是赵雅秋。

7、社会是一个茶几,老实人就是杯具。

改革开放的洪流中,背负一身过去,无法向前看的人注定杯具,看弄潮儿在舞台上表演,又因自负的性格无法融入这和谐社会,只能做一个神经病的观众。片尾的讽刺意味比大话西游还震撼!慧泉抽叉子弟弟那几句话,比牛魔王插死紫霞时悟空那一棒我 操还震撼!

8、谢飞导演的《本命年》被称为是80年代中国电影的谢幕式,这部写实主义的电影,是在充满理想主义的80年代向市场经济发展的90年代过渡时,一张对时代、对个人的问卷。

电影开场,长镜头,跟随着泉子的背影,穿过一条黑暗的隧道,一直走向路口的光明。然后镜头一路跟拍他到了北京乡村一个破败的胡同里,来到了自家门前。他刑满释放了。

不难想象,在泉子入狱之前,他肯定也是无所事事,被社会排除在外的人,然而出狱了之后,他更难找到自己的方向。老母亲早已不在,家里落败不堪,曾经一块玩的哥们也因为意外死了,儿时一起长大的邻居好友即将成为人妻……这个世界早已不是他当年认识的那样。而让笔者真正动容的是,在这样的一个时代背景下,以一个小人物的生死展现这个时代年轻人的迷茫和忧虑,一个时代生存状态的集体记忆,竟能这般深刻。

当年,泉子本命年,姜文26岁,而我们刚刚出生。理想主义仿佛如同泉子的死一般,也倒下了,对于今时今日的我们来说,依然刺痛双目。

9、一个除青春外一无所有的懵懂青年,置身于一个纷繁复杂、物欲横流的物质社会。如此的青年成长母题一直是世界各地电影叙事的喜好题材。从1960年法国新浪潮佼佼者让﹒吕克﹒戈达尔的《筋疲力尽》,到1976年美国新好莱坞“电影小子”马丁﹒斯科西斯的《出租车司机》,乃至1983年台湾新电影领航者侯孝贤的《风柜来的人》,无一不在重复着同一个叙述文本。迟来的改革开放令80年代的中国大陆开始遵循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进入物质积累的必然痛楚阶段。同样的影片也终于出现——1989年第四代导演谢飞的《本命年》,尽管是姗姗来迟,但颇具时代意义。

《本命年》中充斥着80年代浮躁社会的气息。影片里所有的饮料都是舶来品,可口可乐、喜力、人头马。这些道具充当外来文化入侵本土的符号指代,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着那代青年的观念与行为,当中有积极的,也有消极的。与此同时,影片也以画内背景音的方式释放80年代的流行音乐元素。齐秦的《大约在冬季》、迈克尔杰克逊的《Bad》这类具有时代印记的音符记号极易地将观众拽入故事所叙述的时代背景当中。最后就是影片中人物的衣着造型。男性标志性的卷烫头、蛤蟆墨镜、牛仔夹克、牛仔短裤,宣扬的是从资本国度借来的个性崇尚观念;女性则以独特性的飞扬刘海、蝴蝶头饰、垫肩洋装、尖头高跟鞋,来表现外来文化的美感标准及理念。而恰恰是这些以前从没见过的物质或文化产物解放或唤醒了多年被压抑的国人追求欲,在潮流与欲望的碰撞中最容易被迷惑的正是年青人。《本命年》中由姜文饰演的李慧泉便是当中的现实缩影。

毁灭似乎是必然的。一个无所依靠的人哪会留恋不留恋自己的世界,所以偶然被刺的李慧泉没有去医院,反而逆走于散场的人潮中,等待血液流干后必然的死亡。毁灭在影片的最大作用是警醒观众对问题根源的探寻与思辨。究竟是什么令李慧泉自我毁灭,是表层情节中赵雅秋拒绝自己赠送的项链,还是深层环境中纸醉金迷的社会价值观,抑或是更深的人性原欲与文明冲突的后果?在李慧泉倒在血泊中的上升俯拍镜头里,观众会更自然地从神/理性思维的视点思考影片传达的主题:物欲时代下的自我毁灭。

10、20年前的姜文 柏林银熊奖得主加冕 一众从王朔电影里跑出来的配角 当时中国最红的女歌星程琳 更不用说看到一个长发青年临演 弹着吉他唱出杨庆煌的《对错之间》 真叫人热泪盈眶。

 

碟 片 说 明

联 系 方 式

回首页

微信|摆渡人 二维码

微信|支付二维码

支付宝|支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