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ychen12003.com

电影 · 读懂人性 · 看遍人生

 

回首页

 

陈凯歌 张国荣 霸王别姬 Farewell My Concubine / さらば、わが爱(1993)(D9) 19.00元

陈凯歌 张国荣 霸王别姬 Farewell My Concubine /さらば、わが爱(1993)(蓝光 BD25-HG) 25.00元

 

陈凯歌 张国荣 霸王别姬 Farewell My Concubine / さらば、わが爱(1993)(日版D9)

单碟D9,总容量7.93G 

特别收录:
1993年东京国际映画祭记者会见(8分30)
采访张国荣(4分)
电影原声OST,46条音轨

音频:国语5.1、国语2.0
字幕:中文简、繁体字幕、日文字幕、韩文字幕、法文字幕
时长:171分

陈凯歌 张国荣 霸王别姬 Farewell My Concubine /さらば、わが爱(1993)(法版D9)

单碟D9,总容量7.92G

特别收录:
幕后制作(22分)
1993年东京国际映画祭记者会见(8分30)
采访张国荣(4分)
电影原声OST,46条音轨

音频:国语5.1(384K)、国语2.0(192K)、法语2.0(96K)、日语2.0(192K)、
字幕:中文简/繁体字幕、英文字幕、法文字幕、韩文字幕、日文字幕
时长:164分
画面:16:9 & 4:3可变屏

陈凯歌 张国荣 霸王别姬 Farewell My Concubine /さらば、わが爱(1993)(蓝光 BD25-HG)

Blu-ray Disc,单碟蓝光,总容量22.90G

特别收录:
中国电影的前世今生(59分,中文繁体字幕-可选/法文字幕,视频嵌入,不可选)
幕后制作(22分,中文繁体字幕-可选/法文字幕,视频嵌入,不可选)
埃尔维 博路阿 眼中的京剧(22分,中文繁体字幕-可选)

音频:国语PCM(1536K)、国语5.1(384K)、法语(192K)
字幕:中文简/繁体字幕、法文字幕、日文字幕、韩文字幕
时长:171分

导演 Director:
• 陈凯歌 Kaige Chen

编剧 Writer:
• 李碧华 Lillian Lee ....原著/编剧/统筹 also novel
• 芦苇 Wei Lu
• Bik-Wa Lei ....writer
演员 Actor:
• 张国荣 Leslie Cheung ....程蝶衣 Cheng Dieyi (segment "Douzi")
• 张丰毅 Fengyi Zhang ....段小楼 Duan Xiaolou (segment "Shitou")
• 巩俐 Li Gong ....菊仙 Juxian
• 英达 Da Ying ....戏园老板 Manager
• 葛优 You Ge ....袁四爷 Master Yuan
• 吕齐 Qi Lv ....关师傅 Master Guan
• 雷汉 Han Lei ....小四(成年) Xiao Si (adult)
• 尹治 Zhi Yin ....小豆子(少年) Douzi as a Teenager
• 马明威 Mingwei Ma ....小豆子(童年) Douzi as a Child
• 费振翔 Yang Fei ....小石头(童年) Shitou as a Child
• 蒋雯丽 Wenli Jiang ....小豆子妈 Douzi's Mother
• 智一桐 Yitong Zhi ....青木三郎 Aoki Saburo
• 吴大维 David Wu ....红卫兵 Red Guard
• 李春 Chun Li ....小四(少年) Xiao Si (in his teens)
• 童弟 Di Tong ....张公公 Zhang the Eunuch
• 赵海龙 Hailong Zhao ....小石头(少年) Shitou as a Teenager
• 李丹 Dan Li ....小癞子(少年) Laizi/Peking Opera schoolboy
• 许晴 Qing Xu
制作人 Produced by:
• 徐枫 Feng Hsu ....出品人 producer
• 徐彬 Bin Hsu ....监制 executive producer
• 徐杰 Jade Hsu ....监制 executive producer
• 李振铎 Zhenduo Li ....制片 line producer
• 张霞 Xia Zhang ....制片 line producer
• 孙颖 Sun Ying ....制片 line producer
• 唐纳德•蓝瓦德 Donald Ranvaud ....联合制片 associate producer
原创音乐 Original Music:
• 赵季平 Jiping Zhao
摄影 Cinematography:
• 顾长卫 Changwei Gu ....摄影指导
剪辑 Film Editing:
• 裴小南 Xiaonan Pei
服装设计 Costume Design by:
• 陈昌敏 Chen Changmin
录音 Sound recordist:
• 陶经 Jing Tao
副导演/助理导演 Assistant Director:
• 金平 Jin Ping ....assistant director
• 白玉 Bai Yu ....assistant director
• 张金庭 Jinting Zhang ....assistant director
• 张进战 Jinzhan Zhang ....执行导演 assistant director

幕后制作:

该片是是导演陈凯歌的第5部作品,也是陈凯歌电影创作中的一个转折点。影片围绕两个京剧艺人半个世纪的悲欢离合,展现了对传统文化、人的生存状态及人性的思考与领悟,是两岸三地电影人合作拍片最成功的代表作之一,也是中国电影雅俗共赏的典范作品。影片影像华丽,剧情细腻,内蕴丰富深广,极具张力地展示了人在角色错位及灾难时期的多面性和丰富性。说到这部影片,就不得不提起影片的主演——已故演员张国荣。《霸王别姬》肯定要算张国荣最重要的影片之一。无论是影片本身的拍摄水平,还是当时风传的张国荣就与剧中人有相同的“性取向”,都非常引人瞩目。时至今日,《霸王别姬》还在国内影片中有着很高的地位。片中,张国荣通过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将心理异常的程蝶衣刻画了出来。本应保守的中国观众在张国荣的精心演绎下,对程蝶衣的独特心理产生了巨大的同情感。张国荣就以此感动了自己,也感动了观众。“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看过《霸王别姬》的人一定忘不了那个外表柔弱,内心倔强、痴迷的程蝶衣。

《霸王别姬》:陈凯歌的迷恋与背叛

究竟有多大力量去征服观众

《霸王别姬》这部影片的创作风格与我以往作品的差异是显而易见的。我在拍片时当然会考虑到市场问题,因为这是一部耗资巨大的影片,无论从做人的角度,还是从艺术的角度,我都不能对投资人不负责任。但这部影片创作风格的转变,并不是迫于市场压力的无奈,而是一种主动的追求。《霸王别姬》与我过去的影片题材不同,它充满了生生死死的戏剧冲突,只能顺着它的脉理走,拍成情节性和情感冲突比较强烈的影片。

就像问一个举重运动员究竟能举多重一样,我要问自己:“你究竟有多大力量去征服观众?”《霸王别姬》不但在艺术上被国际影坛认可,而且发行上也获得了成功,影片在法国、美国等西方国家乃至东欧、非洲卖得很好。这使我明白一件事:我在电影创作中完全有能力更加自如、更加活泛。我得主动地去操控电影,而不能被动地让电影操控我。我认为拍电影不需要那么极端,或者商业,或者艺术。影片商业上的成功并不是坏事,它证明你有更大力量征服观众。我希望自己的电影能够深入浅出,拍得好看,但同时也要保持自己。

什么叫迷恋?什么叫背叛?

拍摄《霸王别姬》时,我在创作上进行了自觉的、生气勃勃的转变。但有一点始终不变,那就是我所认定的艺术原则———对人的关注。

与我以前的几部作品一样,《霸王别姬》所着意阐发的,仍然是关于人性的主题———迷恋与背叛。在创作之前,我对两个编剧强调,千万不要把人物意识形态化,人物该是谁,你就让他是谁。

张国荣扮演的程蝶衣,所表现的是迷恋的主题,他是真正的那种可以称之为“疯子”的艺术家,像他这样的痴人,一旦走下舞台,走进现实的人群,注定是孤独的。也因为如此,他的天真、他的诚实、甚至是他的偏执和妒忌,都很美,很真实。这个形象告诉我什么叫做迷恋。在这一点上,他的情敌,巩俐扮演的妓女菊仙,是与他相似的。

张丰毅扮演的花脸演员段小楼,则出演了背叛的角色。他是个把生活和梦想分得很清楚的人。少年时代义胆侠肠,但后来在凡俗生活中逐渐被社会和时间所消磨。就像他说的:“演戏得疯魔,没错。但如果活着也疯魔,咱在这凡人堆里怎么活?”他先是背叛了自己的戏剧理想,后来又背叛了妻子菊仙,背叛了程蝶衣。但是影片无意对段小楼的行为进行褒贬,因为我觉得,犹如冰与火的并存一样,迷恋与背叛是人性中不可分割的部分。

同性恋题材并不是创作的禁忌

我不认为同性恋题材是创作的禁忌,文学和电影的核心是写人,写人际关系。对同性恋题材的关注表明了文学对人和人关系的探讨又深入了一步。但在《霸王别姬》里,同性恋的分量并不重,这是由人物的个性所决定的。生母的妓女身份和男扮女装的舞台生涯,使程蝶衣对两性关系压根儿就无好感。他的雌雄同在,人戏不分,是一种孩子般的天真状态。因为梦想是孩子的特征,成人哪有梦想?人在长大之后,他实际上是谁、和他想是谁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程蝶衣对师兄段小楼的爱,说到底是对艺术和自身都追求完美,这种痴迷是最让我感动的。

程蝶衣的痴迷,的确多多少少地反映了我自己。他的幸福只能在他的艺术之中,这是许多艺术家命运中共同的东西。

口述:陈凯歌(根据1993年6月罗雪莹《银幕上的追梦人———陈凯歌访谈录》整理)

陈凯歌再看《霸王别姬》

问:《霸王别姬》可否称得上是你的巅峰之作?

陈凯歌: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要看怎么看,每个人的想法并不是一个定论,也不是一个共识,包括我自己都不一定是这么看的。

问:你怎么评价《霸王别姬》在陈凯歌电影中的地位?

陈凯歌:我对《霸王别姬》的评价是一般人拍不了。因为它有非常复杂的线索要驾驭,它有非常庞大的一个叙事的组织逐渐地浮现。我自己的电影最终的东西是什么?情怀,一个电影若有情怀,永远会被人记住。

问:为什么选择张国荣来演程蝶衣?

陈凯歌:我觉得他在男人里头非常妩媚,他的眼睛很干净,我需要一个眼睛很干净的男人来演程蝶衣,我到香港跟他说这个剧本的时候,他说你不用给我看剧本,你跟我说说这是什么故事?在这个过程中有一瞬间我记得他跷着二郎腿,叼着一支烟,眼睛是低垂的状态,我觉得非常非常美,非常优雅,我觉得他能做。

问:得奖呢?

陈凯歌:得了奖励我就站起来了,站起来了以后我就得意忘形了,因为“金棕榈”毕竟不同凡响,总共就那么多片叶子,能让你摘了一片这是很好的一件事情。所以我觉得我并不小看世俗的欲望,我觉得这些世俗的欲望都是美丽的。

问:对于中国电影来说,得这个奖是第一次?

陈凯歌:从商业的角度讲,我们经过20年的努力,中国电影仍然没有取得巅峰地位。但是这20年的努力确实是有成果的,这20年的努力真的赶上了以前数十年的努力,中国电影在世界上是有它的地位的。提到中国电影的时候,大家是有敬意的。我是参与其中的一个,所以我深感荣幸。

(摘编自2005年中央电视台《面对面》栏目“光影百年”)

花絮:以下大部分资料来自网友整理,感谢他们:

•张国荣能接《霸王别姬》很大程度上要感谢黄百鸣:当时张国荣是东方院线的签约艺员,本来不可以去接拍其它公司的电影,但是作为老板的黄百鸣不但不做限制,反而大力鼓动他去接下此戏,说剧本实在太好了,“会成为你一生的代表作”,这种体贴和大度在商业社会里是非常少见的。张国荣是一个感恩的人,从此以后每年都为黄百鸣拍一部贺岁电影,片酬打折,直到约满之后也依然如故。
•陈凯歌下决心请张国荣出演蝶衣是因为当时《号外》杂志为张国荣拍的一辑照片《奇双会》,有朋友寄了照片给陈大导演看:“动心了没有?”陈凯歌果然立即“动心”,专程去香港与张国荣面谈力请。《奇双会》那辑照片是为纪念梅兰芳所做,造型近似《游园惊梦》,拍得确实很美,但是与《霸王别姬》电影一比,立见高下,不仅化妆不如宋小川,张国荣自己的身段、造手、眼神也都非常“业余”,跟拜过名师之后的表现大相径庭。
•百万片酬张国荣:张国荣一来到北京就像上了弦。一方面要学京剧的手,眼,身,步法,一方面要学习地道的北京话,这对普通话都说不好的张国荣来说是够难的。拍摄更是马不停蹄,每天上午十点半进棚,晚上十一,二点出棚。时间一长可谓是疲劳作战。不过,他那百万片酬是国内演员想都不敢想的。摄制组对张国荣的行踪严密控制。即使和他配戏的演员也不知道他何时来,何时去,真正是来无影去无踪,和大家玩起了捉迷藏。看样子张国荣在北京并不轻松,谁让他这么有名呢?
•大陆很多观众对张国荣的了解是自程蝶衣开始,所以对他有个印象就是阴柔妩媚,实际上张国荣一贯是英气勃勃的小生形象,与程蝶衣相差甚远,为了把他改造成这个男花旦,剧组和他本人都下了好大工夫:剃了他的眉毛,因为太粗太直了,这回要修剪成纤秀的形状;要他保持消瘦的体型,结果常年健身的张国荣在《霸王别姬》里瘦得整个人都细了……还有他的胡须:张国荣的胡须比一般人浓重,长满半张脸颊,每天都要剃两次(梁朝伟曾经羡慕地说:“为什么张国荣可以蓄络腮胡,我就只能蓄山羊胡?”),这次为了符合蝶衣的气质,化妆师给他刮干净还不够,还得在他脸上涂粉来掩盖,但是有些镜头仍然可以看到一片青色的须根。另外张国荣在拍摄《霸王别姬》期间连行走坐立的姿态都改了,那段时间照片上的他坐下来都是紧并双腿,而他一向的习惯是大大咧咧地叉开腿坐,从前是那样,拍完《霸王别姬》之后也恢复了那样。
•认真的哥哥:被港人誉为“天皇巨星”的张国荣把《霸王别姬》中的“虞姬”程蝶衣给演“活”了。现场的张国荣扭着旦角身段,说起话娇滴滴,笑起来酸溜溜,举手投足活脱一个训练有素的旧戏子。剧组人们对他的演技佩服极了,私下开玩笑的说:“你可真是个妖精!”张国荣对自己的表演也十分得意,虽已拍过很多影视剧,但他仍觉得这部将成为他的代表作。张国荣为人也十分随和。拍戏他是最按时到场的演员,从不耽误大家的时间。如果赶上拍脚步声,胳膊,腿等镜头,坚持不请替身,他认为身体的每个部分都是通心的,是有感觉的,局部镜头也是某种情绪,某种信息的传达。他全身心投入的程度可以说是“走火入魔”。
•从《霸王别姬》小说来看,只需要两拨演员:少年和成年,但陈凯歌觉得还不够,所以他又选了一拨幼年的小演员。那些小孩们都是戏校的,长得很可爱,又十分敬业。他们可真吃了不少苦,因为所有挨打的戏都是真打。陈凯歌说:与其假打打好几遍都通不过,还不如来一遍真的,这样孩子也不知道会打到什么程度,很真实。打完导演都哭了。
•张丰毅回忆那场挨师父打的戏时说:“原本导演说穿着衣服打,我觉得要表现出挺大的一个老爷们还象小时候那样,把屁股露出来让师父打,意思才对,所以主张脱裤子。张国荣说:我可不光屁股。我说:‘我不在乎,我来。’”等真到拍的时候,板子打下来,张丰毅真是疼得脸也变了,声儿也颤了。拍完起身,别人都上来慰问他,他强笑着说:“没事儿,没事儿……”后来,有人说:“要不你去医务室瞧瞧吧,上点儿药。”他才绷不住,真有点儿急了,回头冲老头儿喊:“你把我打出血了……”这场戏还有一段香港记者的描写:拍这个镜头前,听陈凯歌一声“现在打张丰毅的屁股”,笔者误为开玩笑,张国荣随即乐得拍手叫好。张丰毅声明四十岁以下的女性离开现场方可开拍,陈凯歌只要求在场人不要拍照,引得一片笑声。扮演师传的演员重重地举起“刑具”,较轻地落到张丰毅的身上,众人都笑了,觉得打得不像,于是再来一遍。直到陈凯歌认为打得合格才喊停。 张国荣迅速将“师兄”的长衫放下,他一脸心疼状道:“不能再打了,都打出血了!”由此可见二人戏外也十分默契和友好。
•电影中《贵妃醉酒》一节,高力士的扮演者是一位京剧名家,号称“梨园第一名丑”,据说为人非常骄傲。拍戏那天他与张国荣搭戏,拍完之后悄悄问工作人员:这个人学了几年戏了?工作人员回答:没学过戏,香港明星来着。老先生大吃一惊,立即上前与张国荣结交,赞不绝口,并且约他有机会共演一出折子戏。张国荣高兴地答应了。不过老先生恐怕还不知道,《贵妃醉酒》那段演出张国荣只学了十五分钟就拍成了。
•日本兵入城一节,拍到劫后余生的蝶衣,张国荣拍完之后看了回放,建议说蝶衣的化妆应该更凌乱一些才有被蹂躏的效果,陈凯歌表示同意。张国荣要助手过来亲他一下,助手不敢,于是陈凯歌亲自出马,揽过张国荣狠狠亲了一口,把他脸上的胭脂口红抹得杂乱一片,恰如几缕血痕,拍完之后果然效果更好。
•“师哥你别走”一节,张国荣叫出这一句之后,陈凯歌喊停,走过去给他讲戏。从花絮中可以看到张丰毅和巩俐都停下来望着陈凯歌听讲,而张国荣眼里全是泪,一动不动地盯住张丰毅,待到陈凯歌讲完,伸手拨开陈凯歌继续演下去,眼神始终没有离开张丰毅。
•据香港媒体描述说,拍摄巩俐往张国荣脸上吐口水那场戏试戏时,巩俐只是随意喷些口水,到了正式拍时,巩俐表情好逼真,口水一大口喷过去,陈凯歌说巩俐演得好,够逼真。张国荣拍完这场戏,对巩俐笑道:“怎么你这么多口水啊,好似喷泉一样。”巩俐不好意思,即刻起身帮张国荣抹脸,张国荣说:“不如我今晚不洗脸啦!”
•小楼和蝶衣在剧院演出一节,要求群众演员全体鼓掌,但是一个女孩没有,只是挥舞着一张纸等张国荣签名。张国荣在台上看在眼里,演完之后叫助手找来那个女孩,一边签名一边说:签名是没问题的,但是工作的时候你就要好好演戏才对。
•蝶衣戒烟一节,第一次拍完陈凯歌就说可以了,张国荣不满意,要重拍一遍。连续拍了几次之后,他砸玻璃砸得太狠结果把手指削去一块肉,大家都很紧张,他笑着说没关系,这一回终于拍好了。
  
•一般电影为了节省经费,都是按场景排工,同一场景的戏安排在一起拍完。《霸王别姬》为了情绪上的连贯,是按时间顺序排工的,就是说电影中前边的戏是先拍的,后面的戏是后拍的,结尾的戏是最后拍的。你可以明显地看出张国荣在开头还不太自然,有点故作扭捏,随后入戏越来越深,演绎得越来越精彩,到电影的后半部分,陈凯歌说他的表现已经超出自己想象,不再对他做指导,是任由他自己发挥的。
•拍摄休息时,“虞姬”张国荣和“菊仙”巩俐开玩笑,两个人亲亲热热,坐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语,一会说一会笑。立在旁边的张丰毅全无霸王之威,几次细声细语的插话却没人搭理。见他们旁若无人,楚霸王不觉火往上撞,“别介,咱们可是一家人。”俩人转过头来看看瞪着眼睛的张丰毅,大笑起来,原来是巩俐和张国荣设计故意气他。说起巩俐,张国荣赞不绝口,夸奖她出戏快,适应快。巩俐对张国荣也是颇加赏识,只可惜和张国荣配戏要比张丰毅少,要是再多一些就竟锦上添花了。张国荣玩笑道:‘那是他们怕你爱上我。”
•张丰毅与张国荣同岁,拍《霸王别姬》的时候处得跟亲兄弟似的,那年是他俩的本命年,张丰毅特意送了张国荣一条红腰带,教他“避邪”。
•葛优一直以为张国荣比自己小,后来得知人家比自己还大一岁,吃惊地说:“他那是怎么长的。”葛优得了国际影帝之后,张国荣请他吃饭,热情祝贺,还对他说:“我倒是觉得蝶衣应该选择袁四爷,因为袁四爷比小楼更懂艺术,更懂京剧,也更懂蝶衣。”
•《霸王别姬》里的几位客串角色:花满楼一位嫖客是黄磊,红卫兵小头目是吴大维,给蝶衣擎伞的跟班是宋小川,庭审的法官是张进战。
•陈凯歌找巩俐来演菊仙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照顾国际市场,因为当时巩俐是中国影星里国际影响力最强的一个,《霸王别姬》为她大幅度增加了菊仙的戏份,境外版本的影碟封面大半张都是菊仙的头像。
•很多人都知道程蝶衣曾经原定尊龙出演,但鲜为人知的是李碧华对段小楼最早看好的人选是成龙,而且成龙也是戏班出身。而成龙怕这部影片的同志色彩会影响自己的形象而谢绝了。
•张丰毅豪爽,仗仪,真挚,洒脱。陈凯歌独具慧眼选中他演《霸王别姬》中的“霸王”,对他说:“你的气质与角色吻合。”李碧华对张丰毅也挺满意的,她描述第一次见到张丰毅的印象,说他符合段小楼的形象,不但粗豪硬朗而且“眼角带一点桃花”。剧中段小楼由‘纯”变“俗”,是个又好又坏的人。张丰毅说:“我喜欢演这部戏。演了十几年戏还没哭过,这部戏已经让我哭了两次。你想,让一个堂堂五尺汉子真的哭出来不易啊!” 谈到张国荣,张丰毅的话更多了:张国荣很潇洒,不像大陆人那么累。平时说话高兴时就扭着旦角身段。他演技好,为人也好,总之除了爱吸烟外其他的都好,他们配合默契,戏中是搭档,生活中是朋友。
•拍《霸王别姬》是张国荣第一次北上,香港朋友都为他捏一把汗,担心他到北京去过“非人生活”,张国荣自己也很紧张,带了一大箱子药,拍摄期间成了剧组的公用药品库。到北京他还真病了,水土不服,发高烧,流鼻血,泻肚子,人迅速地消瘦,他说这样挺好,更符合角色形象。
•批斗那场戏非常辛苦,连拍了两天,当时是北京最热的季节,张国荣在酷暑中穿着全套戏装,挂着大牌子,跪在火盆边声泪俱下地演了又演,结果拍完之后大病一场。
•许多时候没有张国荣的戏份,陈凯歌给他放假,允许他回香港休息,他不走,说要维持戏里的情绪,怕分了心。而当时全剧组都知道他在香港有一个“多年女友”,每天至少通一次电话,费用都是他自己承担,没要剧组拿一分钱。
•拍京剧戏份时上行头是很辛苦的事,勒头勒久了会呕吐,张国荣吐啊吐啊硬是吐习惯了,几十斤重的凤冠一戴一整天。行头上好之后不能吃东西,因为脸上的肌肉活动会使贴片脱落,张国荣又不愿折腾化妆师重新化妆,于是不顾自己的胃病经常饿着。就连喝水也要控制,因为上厕所不方便。拍贵妃戏的时候张国荣要上厕所,怕弄脏了一身繁琐的行头,没敢进男厕,跑到女厕去试试看,结果一进门立即又跑出来:“原来女厕更脏……”
•内地公厕之肮脏久负盛名,香港去《霸王别姬》剧组探班的记者都不肯在片场上厕所,每次都要坐车回酒店去上,他们对一贯有洁癖的张国荣居然可以跟剧组其它人同样去公厕深表敬佩。有些特殊场所连公厕都没有,需要在野地里解决,香港记者问张国荣:“有没有跟路过的鬼神打招呼啊?”张国荣笑道:“有啊,我每次都说‘对不起,借个光’啊。”
•张国荣拍戏时总是会自掏腰包请工作人员吃饭,《霸王别姬》也不例外,当时正值盛夏,他还包办了剧组的水果和冷饮,没有他的戏份时也兴高采烈地带着西瓜去片场慰问。5月下旬,正赶上北京罕见的高温。摄影棚高达40多度。张国荣见剧组人员个个大汗淋漓,难免心疼。拍摄间隙,他趁大家不注意,遛出去花了300元买了一箱冰棍儿。
•张国荣对《霸王别姬》剧组的感情极深,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相处融洽,经常在一起玩闹,工作人员说“他是个近乎完美的人”,“工作态度一流,勤力,肯合作,没有架子”,“从来没见过他那么关心人的大牌明星”,“对自己的要求比导演还严格”……拍摄结束时他恋恋不舍,又一次做东请全剧组吃饭,席间难过得忍不住流泪,跟每一个人对饮,喝了三杯茅台十二杯白酒,素来不擅饮酒的他回到房间后呕吐了四个小时爬不起身。张丰毅和巩俐都劝他说以后还有相聚的机会,张国荣说:不同了,以后就算再见,寻不到这份心情了……
•2003年初,已经被抑郁症折磨一年的张国荣专程去北京拜会《霸王别姬》剧组的老友,一一见面,吃饭,扮演小豆子的尹志当时没有见到,张国荣回到香港之后还给他打了电话:“我是你国荣大哥啊,有机会再去看你……”
•陈凯歌说,早几年前,香港就请他拍《霸王别姬》,他没有接。过了几年,他觉得能够驾驭这个题材了,才接拍的。陈凯歌对《霸王别姬》极其用心,许多不为人注目的细节都一丝不苟,比如说解放前剧场的看客中经常会有擎着鹰的少爷,你仔细看电影里,镜头中一晃而过的一位看客臂上就擎着鹰。
•片中程蝶衣是杨立新配音的。尽管张国荣提前3个月到北京练普通话,拍摄过程中,已经能用很流利的普通话与大家交流了,但后期制作时还是发现广东味太重。不过,陈凯歌为了让张国荣的努力在剧中有所体现,在程蝶衣嗓音处于“失真状态”时,还是有两场戏保留了张国荣的原声:一场是程蝶衣神志昏沉抽大烟的戏,还有一场就是他与葛优饰演的袁四爷在后花园舞剑之时,醉后所唱的。而由于国际电影节都要求影片使用演员的原声,杨立新当真成了幕后英雄,字幕中都没有打名字。
•这是中国大陆第一部在戛纳获金棕榈的影片。戛纳影展张国荣以一票之差落败影帝确实很可惜,连评委会都对他表示抱歉,据说是因为最高大奖金棕榈奖和最佳男主角奖不方便让同一部电影兼得。而当年被提名金马奖最佳男主角的演员们第一反应都是询问张国荣有无提名,说如果有他,自己就不抱指望了。最终由于种种原因这部电影也没有参加华语的影展,影帝也就无从评起,但张国荣自己对这种境遇从未抱怨过。

 

碟 片 说 明

联 系 方 式

回首页

微信|摆渡人 二维码

微信|支付二维码

支付宝|支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