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ychen12003.com

电影 · 读懂人性 · 看遍人生

 

回首页

 

侯孝贤监制 纪录片 金城小子 刘小东回乡创作记录 Hometown Boy (2011) (D5) 15.00元

侯孝贤监制 纪录片 金城小子 刘小东回乡创作记录 Hometown Boy (2011) (D9) 20.00元

 

侯孝贤监制 纪录片 金城小子 刘小东回乡创作记录 Hometown Boy(2011)(D5)

音频:国语
字幕:中文繁体字幕、英文字幕
时长:71分
画面:16:9 & 4:3可变屏

侯孝贤监制 纪录片 金城小子 刘小东回乡创作记录 Hometown Boy (2011) (D9)

音频:国语5.1(448K)、国语DTS(768K)
字幕:中文简/繁体字幕、英文字幕
时长:71分
画面:16:9 & 4:3可变屏

导演 Director:
• 姚宏易 Hung-i Yao
演员 Actor:
• 刘小东 Xiaodong Liu
制作人 Produced by:
• 侯孝贤 Hsiao-hsien Hou ....监制
原创音乐 Original Music:
• 林强 Giong Lim
剪辑 Film Editing:
• 廖庆松 Ching-Song Liao
录音 Sound recordist:
• 杜笃之 Du-Che Tu

影片获得2011年第48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

这一次,我决定回家。

  1980年,我17岁,离开老家金城去北京读书,然后工作至今。30年来,每逢春节我还是回金城的,每次都和几个小时候的朋友吃喝玩乐;他们仍然生活在这里,有的依然在小城里的工厂当工人,有的已经下岗。

  金城是东北的一个小镇,以造纸厂为中心,生活着几千名工人和他们的家属以及附近的农民。1950年代的中国,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工厂宏伟高大,几十米的烟囱浓烟滚滚,汽笛声响,上下班的工人人潮汹涌,家属们就住在附近的低矮平房里。当时的平房是成片的,北边的一片叫北宅,东边的叫东宅,南边的叫南宅,几片住宅间有农田、河沟相隔,小时侯这里是一帮伙伴调皮捣蛋的乐园。慢慢的住宅间的农田河沟被楼房填满了,慢慢的国营转制,工厂再也不热闹了,厂房几乎被新盖的楼房淹没,就象眼看着一支军队全部变成了后勤人员,前方打仗已经没有了战士。

  城市化进程使我们坐火车看到的田野越来越少,一片一片楼房相连。我们忽然发现所有的城市都是一个样子,街上走的都是后勤人员,都是买卖人,工人阶级被淹没了,我们忽然发现我们都是城里人,我们的故乡都被楼房盘踞,我们都是没有故乡的城里人。现在,小时侯的朋友都胖了,当年,为了考上美术院校,我画过他们;30年过去了,我再一次画他们,趁着现在他们还没全部下岗。

  我们都曾经是雇农、贫农、富农、地主,我们都曾经是无产阶级,工人阶级,工农子弟兵。
今天,我们向前大步走,我们将全部变成有产阶级,至少我们拥有水泥和砖头。

  刘小东
2010年8月6日  

十七岁那年,刘小东离开了故乡,到北京学习艺术,此后,他身处异乡,走过很多地方,画了很多的画,国外的评论家称他为「中国最重要的画家」。作品频繁受邀进入世界各大美术馆展览收藏,并不断刷新华人画家作品的拍卖纪录。

30年过去了,刘小东决定回家,回到出生地金城实景写生。凝视着逐渐凋零的小城镇,年迈的双亲、步入中年的儿时玩伴、变迁的生活都成了创作主题,定格在一幅幅乡愁记忆中。作为一个返乡者,面对自己与出生地的复杂情绪,艺术家如何描绘最熟悉的朋友?如何借着创作思考这群被社会遗忘的人?

其它:

1、虽然刘小东早已跻身中国最顶尖艺术家行列,他的作品也动辄拍出过千万的天价,但这一切似乎都与“金城”——画家的故乡——并无太多联系。北京的798,金城的台球厅,著名油画家,混迹狗肉馆的小子,它们的差异最简单不过:只是分处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而已。

不得不提的还有贴上了侯孝贤标签的电影。在空旷而又微感寒冷的放映厅中,有人站着看完一小时长的影片,而隔壁的油画厅,却很难留住观众超过二十分钟。对比刘小东和侯孝贤的作品是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前者在静止的画布上倚仗笔触的变化诠释着喧哗而躁动的生命力,而后者则依靠每秒滚动二十四帧的胶片,力图还原一种静止之美。将刘小东和侯孝贤的作品共同呈现的点子,使整个展览拥有了奇妙的味道。尤其是侯孝贤——这位堪称处理乡土题材的大师的表现,让人不得不动容。虽然金城并非他的故乡,但侯孝贤带领的团队,居然能在第一时间里捕捉到这个陌生小镇日常生活点滴中的美,而且处理得自然圆润,毫无斧凿做作的痕迹。曹斐曾经形容侯孝贤的电影“像呼吸一样”,在返乡这个主题的处理上,我们不得不说,恐怕侯孝贤这个“外乡人”的视角更接近生活的实质。

《金城小子》并不是刘小东首次尝试绘画与电影结合。虽然知名度不如《三峡好人》,但贾樟柯的纪录片《东》在文艺青年中的口碑也算上乘,而刘小东涉足电影表演的时间更早,要推算到上个世纪90年代了。但无论是《三峡好人》还是《东》,都没有和刘小东本身的创作“平行站位”。但这次,粗粝写实的刘小东和风格精致隽永的侯孝贤形成了绝妙的平衡。在评价《东》与《金城小子》这两步颇为相似的电影时,刘小东的直言,也许能成为未来艺术家之间类似合作的标尺:“侯孝贤他拍东西好像让我察觉不到,就是不知道他躲在哪儿,看这个片子我也第一次看,我说你怎么拍了我那么多画画的镜头?当然他有执行导演,他经常去,执行导演,他们台湾人做事非常谦虚,好像他总也不存在一样,可是他什么都给你拍到了,贾樟柯他拍的时候你会感受得到他在拍,这是他们两个的区别。”

2、《金城小子》的导演是姚宏易,侯孝贤系的年轻成员,我们一般把跟侯孝贤作品有关,后来又单独做事的人算作侯孝贤系。侯孝贤一般会给予这些人更多的关照和帮助,像《金城小子》就由他本人监制,更有廖庆松、杜笃之、林强等人组成的固定班底。

影片多处用到维瓦尔第的《四季》篇章,熟悉台湾电影的影迷应该知道音乐背后有段故事。拍《风柜来的人》时,侯孝贤用了李宗盛的影片,电影上映后很快下片。后来杨德昌建议说,不妨配一版古典音乐的,他建议用上维瓦尔第的《四季》,于是《风柜来的人》有了另外一种感觉。用侯孝贤的话说,“重新活过来有了生命”,在国外更是大受欢迎,藉此侯孝贤也初步确立了个人风格。《金城小子》摘用这段音乐,肯定有所指涉。片中没有直接出现过去的青春,改由画家本人不时提起,比比划划。从风柜到金城,青春隔开了几十年,人都变了,但是画面传递的感觉没有变。

或快或慢的列车,美丽的田野和芦苇荡,没有任何人的惊扰。这到底是过去还是现在,抑或者是一种记忆错乱。电影不时会跳入怀旧色调,对现实进行直接过滤和修饰美化。见过太多破败的乡镇小城,包括自己的故乡,那里有无所事事的人,环境脏差乱。时间仿佛在那里开裂,出现了一个豁口,既不是期望中的现在,也不是记忆里的过去。在电影里,金城美得不像是它的当下。消逝中的故乡和重新聚在一起的朋友,在褪色的时间里,在模糊的记忆里,他们慢慢老去。

3、摄影太美了!在台湾团队的镜头下,金城这个被遗忘的东北小城弥漫着浓浓的台湾乡土气息,画家和导演的乡愁融为一体了。ps:侯孝贤唱K是大亮点哦~

4、这部电影的结构是一个典型的套层:金城居民面对着他们的生活;刘小东画着这些居民的生活;而姚宏易在摄影机后面看着刘小东画他们,正如那句“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画面背后那些温暖的关爱、悲悯和怀念使得影片充满了耐人咀嚼、绵延不尽的人情味。

 

碟 片 说 明

联 系 方 式

回首页

微信|摆渡人 二维码

微信|支付二维码

支付宝|支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