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ychen12003.com

电影 · 读懂人性 · 看遍人生

 

回首页

 

梅艳芳 梁家辉 吴家丽 何日君再来 When My Dear Come Again (1991) 11.00元

梅艳芳 梁家辉 吴家丽|何日君再来 When My Dear Come Again (1991)(蓝光 BD25-SJ) 20.00元

 

梅艳芳 梁家辉 吴家丽 何日君再来 When My Dear Come Again (1991)

买家请特别注意:片头1"52---1"55时段(3秒)内,画面有跳帧(原盘有伤造成如此现象)。买前请确认此问题您不介意后再拍付。谢谢!

音频:国语5.1
字幕:中文简/繁体字幕、英文字幕、日文字幕、韩文字幕、马来语字幕、印尼语字幕、泰语字幕、西班牙语字幕
时长:117分
画面:16:9不可变

梅艳芳 梁家辉 吴家丽|何日君再来 When My Dear Come Again (1991)(蓝光 BD25-SJ)

Blu-ray Disc,单碟蓝光,总容量23.20G

音频:粤语(Dolby TrueHD)、国语(Dolby TrueHD)、粤语(192K|仅右声道)、国语(192K)
字幕:中文简|繁体字幕、英文字幕
时长:110分

导演 Director:
• 区丁平 Tony Au
• 曾江 Kenneth Tsang
演员 Actor:
• 梁家辉 Tony Leung ....Liang Seng
• 梅艳芳 Anita Mui ....Mui Ye
• 赤井英和 Hidekazu Akai ....Lt. Noguchi
• 青山知可子 Chikako Aoyama ....Woman at Japanese Embassy
• 徐少强 Norman Chu ....Tieh (as Norman Tsui Sui-Keung)
• 吴家丽 Carrie Ng ....Mrs. Wu
• 邓萃雯 Shereen Tang
• 曾江 Kenneth Tsang ....Mei-yi's Father (as Kent Tseng)
制作人 Produced by:
• 蔡澜 Chua Lam ....producer
摄影 Cinematography:
• 敖志君 Peter Ngor
• 黄仲标 Bill Wong
• 钟志文 David Chung
• 鲍德熹 Peter Pau

幕后制作:

蔡澜监制、区丁平导演的《何日君再来》,全片摄制得认真努力,拍出复杂的恩怨情仇,最后流露出无奈的幽怨,把异国三角恋情拍出感人之处。此片客观地指出中国和日本都有好人和坏人,不能一概而论。其中一个日本浪人和一个中国汉奸最坏,但赤井英和饰演的日本文官是有良心的,他尊重抗日的梁家辉,又暗恋梅艳芳,这三角关系构成悲欢离合,在下半部凝聚出感染力。

《何日君再来》有上海和日本外景,全片的摄影和美工都相当出色,怀旧的情调不错。一向走文艺言情路线的区丁平,在本片增添了动作,像雨夜暗杀和枪战追逃,都拍出特异的气氛,区丁平的映像无疑偏于花巧,不过场面处理渐具功力了。担纲的梅艳芳今次保持水准,只可惜角色性格不够鲜明爽朗,她爱抗日志士,又难舍家人,因而勉强跟日军合作,终于在绝望中生子后,随赤井英和移居日本。她的遭遇值得体谅和同情,只是缺乏决断。

中日两男角梁家辉和赤井英和则属性情中人,惹人好感。梁家辉对国家与爱人都一片忠心,敢作敢为,还能紧守言诺;赤井英和则温文敦厚,对梅艳芳情至义尽。这两个好男子是死敌,却能惺惺相惜,结尾时三人于战后在日本重逢,感慨万千,是全片最出色段落。

徐少强演汉奸,吴家丽演情妇,都很贴切。这对“狗男女”不是好人,但他俩的情欲结合激出火花,最后的可怜收场亦引人嗟叹。

《何日君再来》是一个错误时代的无奈故事,无法令人称心如意,但仍有得低回缅怀之处。

其它:

1、区丁平的作品我看得不多,只有《梦中人》和《南京的基督》,原本他就不是个多产的导演,相比之下,倒是他的“美术指导”身份更让我折服;十多年的沉寂,他再被人提起时,更多是作为毛毛(毛舜筠)的老公,令人唏嘘;港片从黄金时期一步步走向没落,有多少才子如区丁平一般渐渐杳无声息,如今只剩下了怀念。

黄仲标、钟志文、鲍起鸣(即后来的鲍德熹)、敖志君,四位名头响亮的摄影师共同为一部影片掌镜,并不多见,而影片所营造出的浓郁怀旧氛围、无比考究的画面质感,证明了区丁平所下工夫绝无浪费,只是最终未获技术奖项肯定,颇有些遗憾。《何日君再来》曾获得金马奖最佳电影插曲奖,伦永亮、黄沾的词曲创作,加上梅姑的深情演绎,让片中那首《何日》成为影片又一大亮点。

2、90年代的香港影坛,依然还是新武侠和英雄片一统天下的时代,然而重新书写历史的潮流也在暗流汹涌。《川岛芳子》(90年)、《等待黎明》(这部早些,84年)、《何日君再来》这样的电影一般被归于“文艺片”,其实是香港影人重新寻找自身定位,欲对本土文化源流有所言说的野心之作。我前几天说过,香港代表的,是中国文化中没有被一种“主义”清洗过的草根层面。香港电影中的史观,诸如《少女慈禧》、《川岛芳子》之类,往往让我们觉得陌生,其实正是中国传统戏文中的精神——人情第一,大义其次。无论《昭君出塞》还是《六郎探母》,观众为之感动的都是其中亲情人伦的部分,而不是什么“国际主义精神”和“民族大义”。这样的精神乍看似琐碎,实在是人本,反而比什么“主义”都更具有普世性。中国传统与西方人道主义的差距,其实并不那么远。

《何日君再来》中,有一个镜头特别让我难以忘怀,那就是梁家辉在1946年赴日寻找梅森,在一个车站办公室内找到了当年被自己打瘸腿的野口。两个情敌隔门对望,本来是多有戏剧张力的时刻啊!可是导演却让摄影机退了出来,从办公室沿着开始进入的路线退到车站门口,将抱着孩子的妈妈、维持秩序的乘警、打着绑腿的伤兵各色人等一一收入镜中,既刻画了战争的创伤,又展示了老百姓的人情之美,两个男人之间的空白,一下就被千千万万人的命运充实了,正所谓不着一字而尽得风流。比某些跟着个小日本兵瞪大眼睛没完没了欣赏惨剧的“反战电影”不知高明多少。

现在来看《何日君再来》,让人在为剧情感动的同时,也在感慨那种兼容并包的历史观和文化氛围的逝去。现在我们的银幕上,无论《建国大业》还是《南京南京》,充斥的都是一些从概念出发的刻板人物,只不过调子不同而已。回归后,香港电影失去的,远远不只是黑帮电影中的几个删节镜头,而是一整套看待历史和人生的传统草根视角。这类“俯下身来,将心比心看历史”的港片传统,港片北上之后已经断绝。在2007年的《色·戒》被和谐事件之后,更是不可能被重新拾起了。

最后,奉上梅姐为《何日》同名歌曲献唱的歌词:(配上画面和故事情节真是赞到爆)

寒风吹散雪花 随歌声飘飞
投入白云夜里 在心中唤碎
浮起千串记忆 和那次的你
何日在何日 问何日君再来

可知呀可知何日 你轻轻再吻干从前泪
用你甜蜜呀 一一依你我盟誓 问何日再共一次醉

漫天千片雪花 随心思飘起
人在寂寥夜里 轻轻问句

谁可以告知  重演那一次
何日在何日  问何日君再来

可知呀可知何日 我方可以与君重聚
若再重会啊 一一供你我回味 是迷是爱是痴醉
若再重会那 一一供你我回味 是迷是爱是痴醉

 

碟 片 说 明

联 系 方 式

回首页

微信|摆渡人 二维码

微信|支付二维码

支付宝|支付二维码